深圳音乐厅网站测试公告

时间:2010-9-25 05:11 P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

尊敬的各位用户:深圳音乐厅网改版后,目前正处于在线测试阶段。如果您需要在线购票或申请美丽星期天,也可登陆www.shenzhenconcerthall.com。在此期间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深圳音乐厅

2010年9月25日

阅读(18814)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今年秋天你来吗

时间:2010-9-13 05:22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广东以北的很多地方,似乎都有了秋凉的意思,新疆有些地方甚至下了雪;可是,南方以南的深圳,却依然不知疲倦地热烈着。
    在一个没有季节的城市,去想象秋天,这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秋的白、秋的黄、秋的红,这是秋的颜色;丽日蓝天、碧波如镜、银杏泄地,这是秋的风景;花好月圆、童话传奇、浪漫背影,这是秋的故事……深圳人的秋天在哪里?
    9月3日晚,维也纳古典弦乐四重奏,掀开了深圳音乐厅“聆听秋天”的首场音乐会。
    来自金色大厅的四位绅士,浑身沐浴着秋天的金黄,走进深圳。
    维也纳古典弦乐四重奏是由维也纳爱乐乐团成员组成。第一小提琴丹尼尔·弗洛绍在1999年创立了三重奏,在国内外取得巨大成功并录制了CD;2007年,在三重奏的基础上发展成为弦乐四重奏。
    当海顿的《小夜曲四重奏》响起的时候,你突然发现,秋真的来了——她是掀起窗帘的那一缕轻风,是挟着花香来的那一丝细雨,是静夜的天空上无数闪耀的星星,是月光下湖水的一圈圈涟漪……
    明明暗暗、浮浮沉沉的旋律,不热烈、不强劲,就是秋夜的感觉,干爽清凉、淡雅安宁。这样的夜,你只想陷进沙发或床,陷入一个温柔的包围,走近一个清白梦境,甜美地睡下去。
    有人说,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就是晚年的贝多芬自己。他披着一件不甚华丽却很舒适的棉睡袍,夜静更深,开一瓶老酒,和他的挚友秉烛夜谈……因为是挚友,故不拘束,由于是酒醉,所以狂放不羁。有远山的苍茫寂寥,也有夕阳的余晖袅袅。这样的情境,又有了秋天的气势,饱满而丰盈。
    乐手们实在太会选曲子,除了以上两首,还有肖斯塔科维奇的《慢板-快板》、德沃夏克的《F大调弦乐四重奏“美国”》,都是旋律异常优美的乐曲,尤其是德沃夏克的这首。
    乐章一起,你已坐在落日的湖边,被美妙的平静和满足包围了。灵巧的节奏、迷人的曲调,丰富的随想式音符,你尽可以任自己的思绪随落叶四处飞舞。接下来的慢乐章,大提琴出来了,雅致而淡然,平和而喜悦,像一个孕妇般,等待着新生命的降临。第三乐章建立在简短的幕间曲上,如鸟鸣一般,充满活力地引向了生机勃勃的结尾,呼应着中间乐段如教堂赞歌的音乐,赞美充沛、赞美收获,赞美硕果累累的秋。
    就是在深圳音乐厅,我们找到了自己的秋天。
    这个秋天,还有荷兰马兰多蓝色的“月亮河”,美国乡村金色的民谣,德国大提琴与钢琴的超完美约会,还有爵士玛祖卡,罗梅罗古典吉他皇族,火焰之舞……所有秋的颜色都有,所有秋的情境都将上演,所有秋的故事也都将一一展现。
    今年秋天你来吗?
文/申晨
阅读(94421)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管风琴音乐会琐记

时间:2010-9-13 05:18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文/马慧元


    
    只有表演过的曲目,才算真正学会。
    
                                        ——普莱亚
    
1
    
    虽然弹管风琴多年,我对现场表演并不太热衷,倒算个热心听众。无论教堂礼拜还是音乐厅里的管风琴演奏会,大大小小的机会能听尽量听,看看能否有所收获。但我不得不承认现场接受管风琴音乐是件难事,甚至,如果对作品不熟悉、作品又足够复杂的话,抓住音乐脉络简直不可能。管风琴乐器本来就有这样的矛盾:一方面它的“现场感”太强,以至于很多人认为这个乐器必须在现场听(虽然我并不同意);另一方面它的主流曲目要么是巴赫时代的赋格,要么是高度复杂和喧闹的浪漫派作品(比如李斯特、弗朗克),这样规模的作品只能供人反复倾听和研究,现场可以领会的东西太少了。熟悉的能不时捉住主题,已经算不错,不熟悉的大概只能注意到花里胡哨的音色变化,外加“恢弘的气势”了。
    
    尽管管风琴作品中也有不少比较肤浅、只求气势的作品,但对其中的经典我一直这么看:它的意义,主要在于重听、分解和研究。这和它的华丽外表正相反,然而这确实是我的心得。
    
    很意外的,半年多以前,一位热爱钢琴的朋友——在深圳音乐厅工作的周孋小姐跟我沟通,商量可不可以到国内开一场演奏会。我是个保守的人,不敢奢望这样一场演奏会对观众有何裨益。这件事对自己来说,代价是明显的:在准备曲目期间,恐怕没什么心思学新作品了。但好处是,能把过去自以为学好了的作品,再精研一下。钢琴家普莱亚说过:“只有表演过的曲目,才算真正学会。”——要不怕困难和失败,去经历所有可能的曲折,包括舞台上的紧张、对新琴的适应、现场音效的调整,等等,这一切不也是音乐生活的一部分吗?何况管风琴演奏在国内如此稀少,为什么不利用所有机会,向观众做些可能的推介呢?也许作用只有那么一点点,但有所作为总胜过不为。
    
    曲目很快就定了,全部是巴赫,当然包括人人必弹的巴赫名作,BWV565(《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谢天谢地,巴赫还有这么一首进入手机铃声的作品。另外从那组著名的《舒伯勒众赞歌》中选了几首,剩下的几首是一般听众不太熟悉的作品,但我早早公布了曲目,暗暗希望有心的听众会自己找找相关的资料。
    
    我自己呢,这个准备的过程,不用说有不少烦恼和挫折,经历了追求完美——接近完美后厌倦并退步——总结经验后继续进步的过程,大概像任何人准备一场钢琴比赛一样。我的压力比弹钢琴的人小多了,因为管风琴演奏的批评和竞争显然比钢琴界少得多,但和音乐搏斗、共生的过程,并无二致。我自己在一篇文章中写过,“对他们(演奏家或者指挥家)而言,生活和音乐是互相渗透、互相放大的,概念和标签都要变成具体的声音才有效。这个从想和听到做的过程,对人的影响不可小视——音乐和人互相进入,互相纠正,音乐形式终将成为生命形态的反映。而他们被音乐‘扰动’的人生,又自然地为音乐构造了‘上下文’和文化基因。”如今我的生活正在真实地“被扰动”,从中我经历着担忧、自我怀疑和来自音乐细节的营养,以及不可避免的——厌倦。
    
    房间里摊开了乐谱,这样有空的时候就可以不时瞥几眼,清早也可以打开来,从各种角度和各个段落读读想想,希望音乐的线索和逻辑能够深嵌入心。我平常就喜欢看钢琴家的演奏录像,最近看得更多,在他们严峻或者潇洒的表情中,我试图给自己模拟一些心理体验,在其间思绪纷纷。比如从舞台上“退休”的著名钢琴家古尔德,他彻底回避了“现场”对音乐的干扰和众目睽睽下的表演,其实这样的拒绝之态并不难理解。但也有钢琴家说“舞台就是我的家,我爱舞台”。同样是大师,对舞台的态度可能各持一端。有人置之度外,只顾沉浸在音乐中,有人不时关注听众反应,调整自己的表达。音乐和舞台,真是难解难分的冤家。音乐会这个程式发展到今天,把听众、演奏家和作曲家清清楚楚隔开,最残酷的是把演奏家抛到一个孤立无援的境地,等人挑错。舞台对演奏家而言,也许是荒凉的,因为台下有谁能分享那种体验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大家在一个空间里试图获得妥协,但仍然各自感受各的,其间的壁垒无法消融。
    
2
    
    好,不想这么多了——我的老师有时就批评我“想得太多”。其实有时我倒劝自己,索性把音乐当成体育或者舞蹈好了,让音乐自然地从身体中化出,让自己和听众一同惊讶。
    
    美国音乐学家罗森在《钢琴笔记》一书中说,“有一次听音乐会之前,有个朋友用胳膊肘戳我,‘如果你把贝多芬锤子键琴奏鸣曲开头那句大跳弹错了,可怎么办?’”
    
    我看到这里不由会心。在巴赫那首《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中,我最怕哪段弹错?是赋格中两手交替演奏的音阶。这一页其实最简单,只是不能忘记换键盘,另外因为是单手轮换着弹,一有错音便昭然若揭。而它在音乐上因“简单”而获得的鲜明效果,算是巴赫作品中比较少见的。其实,很多学者都怀疑这首曲子并非巴赫所作——我还没有那么大胆,但也感到,巴赫作品中这样的处理实在太特别,也许在他的作品中再也找不出几个例子。
    
    奇怪的是我对这段一直有心理障碍,开始是嫌简单懒得多练,总是跳过去,后来不时地出错,以至于最害怕它。幸运的是,我最后没有出错。
    
    但是,深渊一般的音乐,总有许多死角在等待你——在一些平常准备得非常好的地方,一些因为太顺利而不必准备的地方,或者因为音乐的丰富、柔软而无法预测的地方。所以那么多演奏家、教育家,不仅终生追求音乐,还要设计那么多琐碎的操作方法,力求对所有漏洞严防死堵。在学习、练习的阶段,人和音乐虽有冲突,还算是互动着友好相处,但到了舞台上,经典作品就流露出残酷性:必须弹对,不能弹错,因为音乐已经经典化了,它现在就是圣经!固然音乐中的激情可以吸引住听众的注意力,弥补一些失误,但管风琴给个人的空间比钢琴小多了,对错误的容忍自然也小得多。
    
    别的演奏者也许和我有类似经历:有时在练习中获得非常好的状态,激情饱满、技术准确,又有生动圆满的音乐感——可惜,最好的事情没有发生在舞台上,并且谁也不敢保证在舞台上总能复制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当你在技术上非常可靠的时候,往往已经失去了激情。但单靠激情来带动音乐而没有技术上的稳妥保险就上台,谁敢?
    
    你瞧,内心和音乐的搏斗,也只有在舞台的推动下,才会如此激烈吧。
    
    不过总算还好,一切顺利。
    
    深圳的观众和我预想的差不多,有比较懂音乐的,有不太懂的,有比较耐心的,也有全无耐心的——和我自己做观众的时候类似。听音乐会的状态,我同样变动不居,有时能把声音和灵魂一同吸收,也有时全无感受,完全被音乐抛下。舞台气氛带来的变数太多,谁也说不准一定会发生什么。而演奏者拥有的,只是忠实的心意。
    
    演出前有个小小插曲,到达深圳不久,去书店转了转,买到一本赵晓生的《巴赫解密》,大喜。赵先生的巴赫著作,我一向见了必买。拿回旅馆看看,顿觉豁然开朗。几天时间里,无论是轻微的“上台恐惧”还是因缺乏信心而情绪动荡,这本书都像一颗铁锚,牢牢定住了我的情绪。——既然精研音乐之路还如此漫长,那我何必过于纠结此时的得失呢?我准备的巴赫曲目看似有限,但它们背后的潜台词,不仅包括巴赫的风格,还有无穷的理论、历史和诠释的话题。难道我不该庆幸,这样的复杂,是音乐留给人的礼物吗?我,或者别的管风琴演奏者,从教堂到演奏厅弹琴,从寂寞中来到舞台灯光下,似乎环境骤变。而巴赫的音乐不理这些,自在地生长。所以,一切表面的变化和纷扰都是浮云,这一点,已经无声地写在所有的杰作中了。

阅读(84168)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伦敦爱乐乐团深圳过新年

时间:2010-9-13 05:14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2009年12月31日,深圳音乐厅鲜花簇拥,仙乐飘飘。名列欧洲三大交响乐团之一的伦敦爱乐乐团在这里上演了一台具备世界一流水准的新年音乐会。现场观众在余音绕梁的美妙享受中迎来了新年。

 

    早在2008年年底,深圳音乐厅就有了邀请艾森巴赫与伦敦爱乐为深圳乐迷奉献2010年新年音乐会的想法,但是如同其他最高规格的音乐会一样,名震寰宇的艾森巴赫和伦敦爱乐中国巡演原来的行程中只有北京和上海两站,经过深圳音乐厅工作人员艰苦细致的努力,最终促成此事。深圳市政府对此也表现出高度重视和诚意,由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提供的大力支持使得这场跨年古典音乐会最终落户深圳,将伦敦爱乐乐团2009中国巡演的首演最强音留在深圳音乐厅,这也是指挥大师艾森巴赫和伦敦爱乐乐团在艺术生涯中第一次在欧洲国家以外的地方用音乐迎接新年的到来,乐团的艺术家们十分兴奋,演出成功后,他们与深圳音乐厅的工作人员们举行了迎新年狂欢酒会。

演出前一丝不苟地进行排练

 

深圳音乐厅总经理王雷先生祝贺伦敦爱乐演出成功并祝福艺术家们新年快乐

 

深圳音乐厅艺术总监徐霞女士与艾森巴赫先生合影留念

 

新年倒计时开始了

 

艾森巴赫与各位艺术家们十分高兴在中国深圳迎接新年

 

狂欢

 

留下美好瞬间

阅读(776136)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大提琴的真性情

时间:2010-9-13 05:11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文/周孋

 
  聂佳鹏拉琴有一种攻击性,好像仗剑天涯的侠客。他样貌不俗,细长的眼睛和瘦削的脸庞都透着一股子英气,琴音里藏着一种倔强的坚决。他的音乐不是七彩的水,而是清澄的烈酒。是谁说如果开始喜欢大提琴,就证明自己老了?看到这张年轻的脸,和弓弦正在吟唱的青春,我们也不由得走进各自的青葱岁月,和那个莽撞的蹁跹少年打了个照面——你好,那年的我......
 
  聂佳鹏是第二次登上深圳音乐厅“美丽星期天”音乐会的舞台了。上次是和他的老师,俄罗斯大提琴家阿尔乔姆同台,琴拉得一点不生涩,大将之风初露端倪,那时他还在新加坡求学。这次个人演出,算是他在德国深造一年之后的成果展示,想必更加圆熟和持重吧。很怕德国的正统规矩把那个年少轻狂的天马行空给收了去。看着本土的年轻人成长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隔几年看过去,总有一些变化。从他们的音乐里,能看到思想的起承转合。平常老百姓可以听着音乐,感受人生。可是对于他们,音乐就是人生,水乳交融得好不好,一目了然,所听即所得。
 
  舒曼幻想曲的旋律一起来,觉得整个人被一种温度瞬间充满了,激动不已,却动弹不得。那种温润柔软的声音,像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用颤抖的心轻轻摩挲着女孩的黑发。这是很难遇见的上乘音色,是之前的聂佳鹏不会的武功。上一次听到这样的音色,是祖克曼2008年5月在深圳音乐厅演奏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第二乐章的时候,那种在幸福中徜徉的温暖和芬芳,那种只存在那个空间那一刻的甜蜜与怅惘,就像爱情一样,因为短暂,所以永生难忘。
 
  接下来的海顿大提琴协奏曲,是完全迥异的另一个聂佳鹏。那个极尽浪漫之能事的大男孩,必须在古典的成规下节制演绎,就像一个藏起翅膀的天使,要在陆地上起舞,还要仪态万方。因时间有限,协奏的深圳交响乐团和聂佳鹏在演出前只排练了一次,当天走了一次台。虽然指挥雷雩使相互间建立了基本的信任关系,能否让音乐浑然一体还是未知数。
 
  谁知道那种束手束脚四平八稳的局面压根就没有出现。从第一个音开始,聂佳鹏就像一只回归大海的鱼,音乐中都仿佛听到了他心底肆意挥洒的笑声。大提琴此时和乐队并不是一对举案齐眉一唱一和的好伴侣,而是两个惺惺相惜不打不相识的对手,在角力,在竞赛,在极力地张扬自我。大提琴急促的低吟和纷飞狂野得让人眼花缭乱的炫技让人心潮跌宕,整首曲子都是华彩,特别是第二乐章,堪称完美。指挥雷雩在演出结束后问聂佳鹏,你为什么不在乐队出来的时候省点力气,应该拉得更巧妙一些才好。聂佳鹏答:我知道这种方法很吃亏,但是我当时太兴奋太激动了,很难抑制自己的情绪。
 
  聂佳鹏是深圳土生土长的孩子。对这个城市,他怀抱着很深的眷恋。因此,这场音乐会也特别题献给了特区成立三十周年。佳鹏说:“我出生在深圳,连名字里都有个鹏城的鹏字。不管我去了哪里,深圳都是我的家,这是不会改变的。这片土地,是生我养我,给我带来最美好时光的地方......他把他心里的依恋,和着音乐,定格在这里。
 
  明年,聂佳鹏会和另一位青年小提琴家陈曦合作,在中国三个城市举行巡回音乐会,挑战勃拉姆斯的双提琴协奏曲。他表示,对将来人生的规划,是做职业演奏家。“我知道这很难,但是只有努力,这辈子才不会后悔,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去尝试。”
阅读(20502)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2010秋聆音乐厅”演出季开幕

时间:2010-9-12 07:13 P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

 

  罗梅罗古典吉他四重奏团。(资料图片)
 
  德国大提琴与钢琴浪漫音乐会剧照。  (资料图片)
 

 

    9月3日,来自维也纳爱乐乐团的四位演奏家将用世界上最美的弦乐四重奏为深圳音乐厅最重要的演出季——“2010秋聆音乐厅”演出季拉开大幕。在昨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了解到,从2010年9月到2011年1月历时4个月,深圳音乐厅将以呈现14场中西荟萃的精彩演出,带给观众与众不同的音乐巅峰体验。

  本次演出季中最值得关注的无疑是三场维也纳爱乐室内乐巡演。分别是9月3日的弦乐四重奏音乐会、10月22日的首席小提琴独奏音乐会和11月27日的5+1大提琴音乐会,这三场演出无疑将构成今秋音乐厅的一场盛大音乐狂欢。

  与维也纳爱乐室内乐同样令人期待的是12月31日和2011年1月1日晚,由世界一流交响乐团——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在世界年轻指挥家中的领军人物乔纳森·诺特的带领下,为深圳观众呈现两场高水准的新年音乐会。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是欧洲最大的交响乐团之一,在当今古典乐坛中享有重要的地位,与德国柏林爱乐乐团一同被誉为“德国最出色的两个国家级交响乐团”。班贝格交响乐团以温暖流畅如歌声般的演奏风格在世界各地声名远扬。乐团团员都是来自德国和世界各国的出类拔萃的演奏家,具有高超的演奏水平,演奏技巧精巧绝伦,他们不仅擅长演绎古典时期和浪漫时期的经典名曲,更经常尝试极具挑战性的当代优秀作品。在深圳的两场音乐会的曲目就是最能体现该乐团特色的曲目。据了解,本次演出,得到了市宣传文化基金的大力支持,180元、280元的低价票也让普通观众得以近距离感受世界一流乐团的魅力。

  除了欣赏世界级乐团的风采外,秋聆音乐厅演出季还将让观众可以领略世界各地音乐风情。9月12日的《拉丁正流行——西班牙b vocal人声乐团合唱音乐会》透过独特的拟声方式,完全只靠人声就呈现宛如千军万马的惊人演出。10月19日,《美国乡村民谣金曲演唱会全球巡演中国站》的演出将带观众趟上一段乡村音乐之旅。10月27日,《超完美约会——德国大提琴与钢琴浪漫音乐会》给深圳的观众创造了一个堪称完美的浪漫夜晚。10月30日,享誉国际的罗梅罗家族古典吉他四重奏将带来一场充满浓郁西班牙风情的古典吉他音乐会。11月7日,《爵士玛祖卡——波兰钢琴家阿图尔·杜科维奇钢琴独奏音乐会》是一场非常波兰式的古典加爵士的大融合音乐会。

  此外,12月18日,观众们还能欣赏到一场激动人心的《2010崔健摇滚音乐会》。据了解,本次音乐会,崔健精心挑选了自己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受歌迷欢迎的多首经典歌曲,同时邀请了国内最好的视觉创作团队为演唱会制造视觉效果。(深圳商报记者 徐松兰)

 

 

阅读(24045)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她叫萨顶顶

时间:2010-7-21 03:00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焱淼

    2010年6月5日,萨顶顶深圳音乐会,一如所料,略有争议的一场音乐会。少数人如坐针毡,提前退场;更多人享受着音乐会直到音乐会结束,不得不离场。在我看来,不管是《万物生》还是《天地记》,抑或《神香》,她时而异域风情、时而婉约、时而奔放的自然挥洒,都让我觉得——这就是她。 窈窕的身材、柔美或铿锵有力的舞姿、极易辨识的声线以及对音乐的酷爱,当然,还有不可复制的“自语”,这一切,造就了独一无二的萨顶顶。

    总的来说,这是场成功的音乐会。在办公区晚餐时(开演前两小时),已有同事说,音乐会动用了国内一流的灯光设备,还有同事说,萨顶顶彩排非常认真,虽然唱的歌词内容基本听不懂。开演前半小时见到演出公司负责人YANG,提到彩排事宜,他表示,这是萨顶顶的国内首个专场音乐会,非常认真对待。那一刻,我更坚定了不可错过的想法。

    7日(周一)的商报,登了两则关于这场音乐会的评论,总的来说是正面评价。唯一一个负面评价是,在我看来也是个遗憾——现场伴奏声音太大,有时震耳欲聋,甚至盖过了萨顶顶的歌声。其实在这么好的音乐厅,完全不需要这样费周折做扩声,不插电,可能更有味道。

    记得去年在一个电视节目,听闻高晓松称“你(翻唱万物生的一位选秀歌手)唱的是生活,萨顶顶唱的是生命”这一观点时,我曾对这种过高的评价表示质疑。今天看来,经过这么一场音乐会,对于用心做音乐、用灵魂去歌唱的萨顶顶,或许,真是个不为过的评价。

    萨顶顶说,以后,我们(台下观众)可以通过声音认出她;她也可以通过掌声认出我们。可是,你像骑着《蓝色骏马》《自由行走的花》,下一次相见,是什么时候呢?

阅读(34407)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学习急救知识

时间:2010-5-27 03:05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文/潘美蓉 摄影/张清罡

为提高突发事件应急处置能力,保障观众和演员生命安全,5月6日,深圳音乐厅特邀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为员工讲解摔伤、外伤、骨折等意外伤害处置,晕眩的预防与处理,徒手心肺复苏技术等知识,并就止血、包扎、骨折固定及人工呼吸等内容进行现场示范,使员工基本掌握了相关的急救技能。

(文/办公室 潘美蓉  摄影/办公室 张清罡

阅读(66195)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音乐厅里过大年

时间:2010-2-19 03:26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活泼欢快的琴声传递着节日的喜庆气氛,美妙动听的音乐带来了春的消息。2月14日和2月15日下午,久负盛名的公益文化品牌“美丽星期天”音乐会春节特别版“音乐伴你过大年”在深圳音乐厅金树大厅奏响。 


    这两场音乐会风格中西合璧,节目精彩纷呈,而且“零门槛”开放,市民观众无需门票,直接进场便可欣赏美妙的高雅音乐。大年初一下午两点钟,虽然离演出还有一个小时,观众却已经排起了近百米长的长龙。这天下午,来自深圳艺术学校双排键电子琴专业的师生带来一场“春节狂欢音乐会”。为了让观众不虚此行,演出单位还特意安排了变脸表演和歌曲演唱。变脸演员们抬手、拂袖、甩头间幻化出的不同脸谱,给观众带来了异样的惊喜,吆得观众的阵阵掌声。初二下午,音乐厅上演的是来自深圳芳吟古筝乐团的古筝音乐会。古筝团的成员们通过重奏、齐奏、联奏和独奏的方式,挥洒出古筝这件有“东方钢琴”美称的乐器的悠扬古韵。乐团成员们还创新性地把琵琶与书法相结合,书法家在音乐声中挥毫泼墨,展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

  今年这个春节格外冷。然而,深圳音乐厅内的关爱演出却驱散了寒意,让人们感受到了在深过年的温暖。

阅读(14346)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郎朗与百名琴童亲密接触

时间:2010-1-13 04:07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2009年12月21日,80架立式钢琴、一架施坦威三角钢琴以及选拔出来的百名琴童以庞大的阵容出现在深圳音乐厅的舞台上,百名琴童与郎朗共同弹奏《军队进行曲》,场面壮观而感人。

深圳音乐厅的老朋友郎朗与音乐厅艺术总监徐霞亲切交谈
 
 
郎朗与琴童们亲密接触
 
 
郎朗教授一名琴童弹琴技巧
 
 
郎朗与百名琴童合奏
 
 
郎朗指挥演奏

郎朗与百名琴童合影

阅读(3410)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684 条记录 68/69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页 上5页   66   67  68  69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