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 琴•画绵绵——走进“乐器之王”管风琴音乐会

时间:2011-11-27 05:03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所有的艺术都是相通的。当雄壮的音乐、抽象的画作与优美的诗歌融于一场演出中会产生什么样效应?11月27日,“美丽星期天”之“琴•画绵绵——走进乐器之王管风琴音乐会”带领观众通过听琴、赏画、吟诗感受艺术世界的神秘。香港著名管风琴演奏家赵小玲携爱徒王加阳共同舞动“乐器之王”,同时配以王加阳独具一格的意象画作,实现琴画相依。此外,深圳广电集团著名主持人苏洋也倾力加盟,担任音乐中诗歌朗诵,琴画诗的相融相伴,达到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诗情画意的艺术盛会,跨界合作的默契组合,极大地满足观众的视听需求,达到别具特色的共鸣之感。

      其中,长达40分钟的对奥尔布赖特作品《乐器之王》的全新完整演绎更是堪称难得,赵小玲老师的管风琴声、苏洋老师的配乐诗朗诵以及王加阳充满视觉感的十三幅画作,将“乐器之王”管风琴的各个构造进行了细致优美且富有想象力的“分解”。

                           

                          

                          

                            

                            

                         

                        

                       

                         

                        

                     

                        

                        

                 

阅读(33245) ┆ 评论(4)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老明星来了,掌声欢迎

时间:2011-11-18 05:03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由潘寅林演奏的《梁祝——陈刚小提琴作品音乐会》将于19日在深圳音乐厅举行。那么潘寅林是谁?问现在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十有八九会称不晓。但同样问题放在30多年前问当时的爱乐者,不说百分之百,十人中也至少有九个半会点头说知。

    那时候,潘寅林作为年轻帅气、家喻户晓、每天收到大量来信的著名小提琴演奏家,谁若不知,可就真的out了。

    1972年,上海乐团作曲家阿克俭根据花腔女高音歌曲《千年的铁树开了花》改编创作了同名小提琴独奏曲。此曲将小提琴的各种技巧穿插其间,在当时是国内难度最大的小提琴作品,加上同名歌曲的知名度,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首演此曲并被电台多次录音反复播出的演奏家,便是潘寅林,时年25岁。他的演奏干净利落,充满激情,得到专家和听众的共同认可。

    从此,潘寅林的琴声和名字便不断在收音机和唱片里出现(那时电视还不是主流媒体),全国各地的粉丝何止千百万?当时,《梁祝》的作者之一陈刚也红极一时。他对小提琴的音色音质极为敏感,善于将富有民族元素的美妙旋律与小提琴的复杂技巧自然结合,创作了大量通俗易懂、优美动听的小提琴独奏小品。这些作品的大多数,也都由潘寅林首演。一时间,潘似乎垄断了中国的小提琴演奏市场,以致很多人不知中国还有第二人。

    这些作品中不少直到今天仍有较旺盛的生命力,如《苗岭的早晨》、《金色的炉台》(原名《毛主席的光辉把炉台照亮》)、《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等。特别是有着奔放旋律和炫技色彩的《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堪称红色小提琴作品的一座高峰。这些作品现已成为薛伟、吕思清、李传韵等天才中青年小提琴家甚至像俄罗斯美女小提琴演奏家玛丽安娜这样的外国演奏家的保留曲目。

    潘后来到日本、澳大利亚的乐团继续演奏生涯,2003年应邀回国担任上海交响乐团首席。我没想到的是,年逾六旬,潘老师却越发活跃起来。近年来,他一面随乐团演奏马勒等外国大师的作品,一面频频举办中国作品独奏会。

    所到之处,粉丝依然众多,掌声仍旧热烈。

阅读(5055)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两金发女郎,我投克斯提亚科娃一票。两场钢协赛观后

时间:2011-11-3 04:50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10月30日下午,第二届中国深圳国际钢琴协奏曲比赛的复赛(半决赛)在深圳音乐厅拉开帷幕。来自世界各地的12位钢琴好手进入复赛,要从7首规定曲目中挑选一首演奏,规定曲目包括世界四大钢琴协奏曲之一的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十七钢琴协奏曲》。有趣的是,尽管规定曲目中莫扎特作品占了4首,但选手对其几乎视而不见(仅一人选择其作品),却有9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贝钢三”——贝多芬《c小调第三钢琴协奏曲》的简称。

    半决赛如此扎堆,在第一届比赛中是没有的。为何大家都选择过这个独木桥?我没和选手交流,但猜想至少有三大原因:一是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和他的其他多数作品一样,重音乐性,讲究浑然天成,从不追求炫技效果(包括“第二十七”),因而对那些技术精湛的选手来说,可能少了一些展示才华的空间;二是 “贝钢三”是一首能够调动人类各种情绪的浪漫主义作品,在技术上也有一定的难度;三是相对于规定曲目中贝多芬的“第一”和“第二”,这个第三更加成熟,也更为大众喜爱。

    复赛第一场有三位选手同台竞技。第一位来自格涅辛音乐学院的俄罗斯选手亚历山德拉·赞伊特塞娃和第二位来自法兰克福音乐学院的中国选手翟溪都选择了“贝钢三”。两人的演奏,风格迥异。俄罗斯姑娘技术很好,力度饱满,滴水不漏,但过于机械,缺乏情感,有的细节(如第三乐章多次出现的六个连续高音“g”)显得突兀。翟溪的演奏则非常投入,充满音乐性。特别是第二乐章,那份多愁善感,那份欲言又止,那份若有所思,那份朦朦胧胧表现得都很到位,令人感动。他的缺点是力度稍逊,该明亮畅快的地方也亮不起来,仿佛一位忧郁的行吟诗人。但若让我选择一位进入决赛,我会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他。可惜我不是评委,评委大腕们让赞伊特塞娃进了决赛。

    第三为选手是来自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中国姑娘张瑞雪,还不到17岁。她是惟一选择莫扎特作品的复赛选手,也中央音乐学院体系中惟一进入复赛的选手,她的包括本科生、研究生在内的三位师姐都止步于初赛。她演奏的是人听人爱的莫扎特《降E大调第二十二钢琴协奏曲》,并表现出扎实的基本功,均匀度、颗粒感都无懈可击,技术上甚至超过了前两位选手。其缺点也是过于机械,对音乐还缺乏理解,或虽有理解而未能融入演奏中。

    两首乐曲的第二乐章有共同之处,即都很抒情,都是慢板,甚至弦乐队都加了弱音器。奇怪的是,两首乐曲当弦乐加弱音器时,首席都是例外。什么原因呢?是配器上的要求,想在朦胧灰暗的音乐背景中保持一抹亮色?或干脆是首席忘了带弱音器?不得而知。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我所见过的国外演奏版本,首席与乐队是一致的。这是题外话。

    11月2日是被称为千年才有一次的“平衡日”,即20111102, 左看右看都一样。决赛第一场就在这天晚上开锣。在此次比赛中一直承担乐队任务的深圳交响乐团也排出了最强大的阵容,著名小提琴家、乐队首席张乐和小提琴声部首席胡莘华均出现在乐队中(复赛期间二人未上场)。一些著名音乐家也前来观摩。我意外发现坐在我旁边的竟是年逾八旬的前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中国作曲大师吴祖强教授和夫人、钢琴教育家郑丽琴教授。

    经两轮淘汰,共有6名选手进入决赛,要求从A组3首作品和B组9首作品中各选一首演奏,作品难度陡然加大了。首场两位选手都是身材高挑的俄罗斯姑娘,第一位上场的便是前面提到的复赛第一个参赛选手赞伊特塞娃,她选了拉威尔的《C大调钢琴协奏曲》和勃拉姆斯的《d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此次她的表现比复赛时好很多,特别是演奏拉威尔的现代性作品,竟然得心应手,但总体看,音乐性不够强的不足依然存在。

    在她之后上场的是来自莫斯科柴科夫斯基国立音乐学院的戈琳娜·克斯提亚科娃,选择了清一色的俄罗斯作品,分别是斯克里亚宾的《升f小调钢琴协奏曲》和柴科夫斯基的《降B大调第一钢琴协奏曲》。相比前者,克斯提亚科娃更为全面,对音乐的理解和表现都更胜一筹。特别是老柴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是“世界四大”之一,也是被演奏次数最多的钢琴协奏曲之一,人人都很熟悉,稍有差池便难逃法眼。她确实在第一乐章有一个过渡音出现微小偏差,但瑕不掩瑜,整体上表现非常出色。第一乐章震撼人心的宽广庄严,第二乐章田园诗般的抒情歌唱,第三乐章激情四射的华丽辉煌,加上各高难段落的妥善处理,几乎都无懈可击。

    若让我再作二选一,我会毫不犹豫地投克斯提亚科娃一票。但愿这回能向评委大佬们靠近一步。当然,我下午就出差,无缘享受后面的比赛,最终结果,希望是众望所归。

 

阅读(36256)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美国派”还是“黑森林”?观帕尔曼及里霖大师音乐会有感

时间:2011-10-28 11:35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周孋

2011年10月28日 深圳晚报

  □ 周孋

 

一、帕尔曼和美国派

帕尔曼抵达深圳音乐厅。

 

    还记得美国民谣歌手Don McLean在上世纪70年代创作的《美国派》吗?不知为何,在听完前不久小提琴大师帕尔曼在深圳音乐厅的演出后,此曲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般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或许在彼时彼刻,恰有这首歌道出我的心声。

    帕尔曼,是小提琴的代名词。他细腻、清澈、婉转的琴音,使这个名字雄踞江湖数几载。虽然他坐在轮椅上,但足以让所有人仰视和膜拜。

    10月18日终于来了!坐在轮椅上的帕尔曼如离弦之箭一般从侧台驶出,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深圳音乐厅的舞台上,一时间,掌声雷动!帕尔曼选择了用莫扎特开场,这看似平凡的安排其实颇为冒险。因为这童叟无欺的莫扎特最考人的功力和灵性,入门的时候第一首曲子就可以是他,可是拉到两鬓斑白也不一定能得其真味。帕尔曼一上来就是莫扎特,艺高人胆大。可是,到第二个乐章了,第三个乐章了,还是让我不禁隐隐失望。老帕看来是真的过了那个巅峰时刻,在莫扎特面前,昔日的弹性和灵动变得有些积滞和沉重。的确已经是好的莫扎特,但不是帕尔曼的,他曾经更好……紧接着的贝多芬,记忆中的帕尔曼,才缓缓向我们走来,逐渐清晰。该有的风格、情绪、处理,终于各就各位,美好地熨平我如焚的心。这让我想起2008年5月祖克曼来深圳音乐厅演出的时候,一上来就是巴赫,巴赫也是本最难念的经,几个看似简单的字反反复复,却最是高深莫测。当时祖克曼的演绎也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只要再多一点,就是心中的祖克曼了。直到后来的贝多芬,祖克曼式的音色,才六脉神剑般地使了出来,让正在暗自失落的我破涕为笑了。

    下半场的圣桑和返场曲,均技巧非凡,帕尔曼虽未给我们太多惊喜,但也愈战愈勇,轻而易举地挑动观众的神经,美国式的精彩味道十足,香甜无比。

  

二、里霖大师与黑森林

里霖大师在后台。(辜晓进摄)

 

    在帕尔曼谢幕两天后,里霖大师来了。

    赫尔穆特·里霖大师78岁了,满头银发,走路有些蹒跚,可说起话来,却和蔼可亲得像邻家小孩的曾祖父。他率领斯图加特国际巴赫学院乐团、加辛格合唱团第一次来中国,巡演的所有曲目都是国内首演,还有谜一样的巴赫。

    如果你不曾体会人生,听到的巴赫,也应该是苍白空洞的吧。如果你听巴赫听到泪流满面,想必是已经明白人生如梦的道理了。

    当晚,里霖大师划过一个弧线,弦乐透过空气在一瞬间充满演奏大厅每个角落的瞬间,我已经坐不住了。在这个大师经常光顾的舞台,这样稀世的声音,仍是最可遇而不可求的。无论是管弦、人声,还是发出羽管键琴叮咚声响的管风琴,都清澈干净得如幽谷中的汩汩溪水,明亮通透得好像是过滤了的空气,用德国森林来形容最合适不过。

    大约只有德国血统才能奏出这样的巴赫吧,没有任何矫饰造作,连装饰音和花腔都绝不取巧出格。也不知是为何,倒只有这样不讨巧、不加料、轻描淡写的方式,恰能诠释出巴赫的原味,用最直接的方式撼动人心。

    这场音乐会大约有七成上座率,但只要买票前来观演的人,必是有着某种见地和热爱的,这从观众的反应可见一斑:乐章和组曲间绝不鼓掌,中场休息的时候,谢幕两次还不能平复观众的激动之情。

    身处那样的现场,你会觉得又找到了一千个知音,感叹深圳真是个可爱的城市,还想给巴赫写封语无伦次的感谢信。

 

 

 

阅读(8222)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来自巴赫家乡的最醇美人声

时间:2011-10-23 04:45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不用抱怨节目单未提供歌词,也无需指责字幕上的提示过于简单。巴赫的歌曲与巴洛克时期唱诗班的作品大体相仿,主题都是永恒的:祝福、关爱、赞美、歌颂、和平、荣耀、生死……。惟如此,我们才可以摆脱对歌词的依附或对情绪的揣摩,全神贯注于美好而永恒的人类美声。

 
                 

          音乐会现场(辜晓进摄)


    昨晚在深圳音乐厅上演的“里霖大师与国际巴赫学院合唱音乐会”,树立了外国乐团来深演出的一个新标杆:带着管弦乐队的近40人合唱团,规模空前。更重要的,是由巴赫作品最著名的诠释者之一赫尔穆特·里霖大师亲自指挥!深圳人也因此首次欣赏到原汁原味的巴赫作品专场音乐会。

    此次的乐队虽然仅是25人的室内乐团规模,但由于加入了强大的管风琴,另有小号、长笛、双簧管、大管等特色乐器频频出没,伴奏效果依然雄壮。在单件或多件特色乐器伴奏时,乐手往往起立演奏,形式上典雅不失活泼。合唱团共有21位女声和14位男声,另有4位独唱演员,演唱包括独唱、二重唱、三重唱、合唱等,形式多样。

    上半场表演了两套组曲。第一套是巴赫的《康塔塔》(17世纪出现的一种清唱套曲形式),由5首歌曲组成。第一首合唱即显示出这个乐团高超的合唱水平:坚实,平衡,富有变化。78岁、一头白发的里霖,指挥动作不大,但有四两拨千斤的能量。他大多数时间把腰弯得很低,眼神关注着每个角落,小心而细致地掌控着乐队与合唱队。正是在他老道而精心的指挥下,我们得以听到巴赫作品更多的层次和更丰富的色彩。

    接下来的女高音独唱,由首席小提琴和首席大提琴及管风琴伴奏。女声风格淡雅,中庸含蓄。小提琴站立演奏,隔着指挥与她交流应和,颇有点古典宫廷音乐的味道。第四首男高音独唱时,精巧的高音小号站了起来,与嘹亮的男声相得益彰。我渐渐注意到,这些单独伴奏的特色乐器,如小提琴,如双簧管,如小号,都是最接近人声的乐器,无生命的乐器与有生命的人声竞相歌唱,相映成趣。

第二套组曲是根据巴赫早期作品改编的歌曲,共6首。就我个人而言,第五首男声独唱是很好听的歌曲。男高音在双簧管、大管和管风琴的伴奏下,抒情而带有淡淡的忧伤,声音很有感染力。

演出结束后接受献花(辜晓进摄)

 

    下半场加入了管弦乐曲,由与巴赫相隔两百年的马勒改编。马勒这一穿越,就使巴赫的器乐作品有了浪漫主义的色彩,也因此更讨普罗大众喜欢。其中最为人熟知者,当然是《G弦上的咏叹调》,主要由弦乐器演奏。里霖对这首乐曲的处理,更加细腻,更注意细分层次,配器上也更均衡。

    我认为,相对于器乐曲,巴赫的声乐作品应该更易于被现代大众接受。原因是它们都有优美的旋律,线条也清晰流畅,表达的意境也容易理解,与现代的艺术歌曲比,并不像器乐曲那样有着巨大的差别。在被称作《颂歌》的套曲中,共有12首歌曲,其中多首咏叹调都有上述特点。

    我最喜欢的有第六首男女声二重唱。这首小调作品是当晚最悲伤的歌曲,歌唱家唱得缠绵抒情,旋律哀惋动听。为营造这悲伤气氛,弦乐器全部加了弱音器,使得背景更为灰暗和迷茫。第十首女声三重唱与之形成鲜明对照,温暖而明亮。三位女声都是高音,在弦乐器和管风琴的衬托下,既有百灵鸟般的独唱声部,也有清澈透明的美妙和声。不说响遏行云,却也余音绕梁。
 
                    

                                             里霖大师演出结束后在后台(辜晓进摄)

 

     当晚我身边恰巧坐着两位专家。右边是深圳高级中学的著名合唱指挥胡漫雪老师。她对这场演出也是赞不绝口,并称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左边是此次来访的国际巴赫学院院长Christian Loreut先生。他认为深圳音乐厅的音响效果非常棒,并对当晚观众大为赞赏,说他们是“非常优秀的观众”。

    当晚的观众的确值得在这里夸一句:他们非常热情,演出过程中又非常安静,乐章之间基本没有鼓掌,没有手机声,也很少咳嗽。上半场结束时,观众持续鼓掌,竟让里霖谢幕三次,这在深圳的半场演出中是罕见的。终场结束更是起立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向大师和艺术家们表达敬意。

(2011年10月21日)

 

 

 

 

 

 

 

阅读(12680) ┆ 评论(1)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小提琴大师帕尔曼炫技深圳音乐厅

时间:2011-10-20 05:05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2011年10月18日演出前,晚上6:30,帕尔曼驾着他那辆标志性的电动车轮椅抵达深圳音乐厅 

 

帕尔曼在演奏中

 

 

帕尔曼向观众致敬 

 

演出结束后,帕尔曼在后台

 

有一种感动,只能在音乐厅发生......

阅读(44268) ┆ 评论(3)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能玩“小妖精”,大师依然年轻 ——伊扎克• 帕尔曼深圳音乐会观后

时间:2011-10-20 11:06 A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辜晓进

    帕尔曼终于来了。没有轮椅,不用拐杖,他身穿深灰色唐装,驾驶一部小巧轻便的电动三轮车,直接驶入深圳音乐厅的舞台中央,准确停靠在谱架前,悄无声息。然后侧向观众,琴声骤响。

    这是他第三次来中国大陆,像候鸟一般有规律,每隔八九年一次。上次是2002年,到了广州都没来深圳,算是吊足了深圳人的胃口。但愿下次别隔那么久,海外已有“廉颇老矣”的论调,久了,没准就应了人家的胡言乱语。

        帕尔曼在演奏(深圳特区报记者丁庆林摄)

    这次他以巴齐尼的《小妖精舞曲》收弓,证明“廉颇”真的不老,伊扎克·帕尔曼依然身怀绝技。这首短小作品一译《小精灵舞曲》(全称应是《小精灵回旋舞曲》),因其轻灵诡异、俏皮滑稽,我还是喜欢“小妖精”这词儿。此曲恐怕是迄今屈指可数和上演次数最多的著名小提琴炫技小品之一了。贯彻全曲的连跳弓、高把位的双颤音、速度极快的左手拨弦等令人眼花缭乱的高难技巧,曾难倒大批职业演奏家,而由密集音符组成的精巧旋律却又极受大众欢迎。在此挑战面前,帕尔曼简直是随心所欲,不差分毫,一气呵成,全场为之震撼。

    说实话,我没想到他会加演这首小品。在演奏莫扎特的《降B大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时,他有几次出现细微的劈音甚至还有一次瞬间的空音(声音没发出来),竟令我略微担心他对弓的控制能力不如以往,恐难驾驭高难作品。他后来的表现直至这首“小妖精”,当然证明我是杞人忧天。

    昨晚(1018日)节目单上的曲目可谓工整方正:轻一色奏鸣曲,时长都在半小时左右,各代表一个时代,都是最受景仰的大师作品,也都是奏鸣曲形式中的珍品。第一首是前述莫扎特的奏鸣曲。此曲是莫扎特专为与一位意大利天才女小提琴家同台演出而临时创作的,演出前一天晚上他才将乐谱交给她,而钢琴部分根本没来得及写。莫扎特就凭烂熟于心的小提琴旋律和即兴演奏的天赋,上台为她钢琴伴奏,一部小提琴与钢琴并驾齐驱的伟大作品就此诞生。对帕尔曼来说,这首乐曲毫无技术难度,但要将莫扎特式的纯真优雅、浑然天成表现到位,也非易事。

    帕尔曼演奏间隙(辜晓进摄)

    最出色的演奏出现在第二首,即被后人称作《英雄》的贝多芬《C小调第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此曲虽知名度不如贝多芬的另一首小提琴奏鸣曲《春天》,也绝对是一首非常优美动听的奏鸣曲。相对于《春天》,它刚柔相济,变化多端,色彩丰富,热情明亮中隐含忧郁情绪。帕尔曼极为小心地开启了第一个音符,音色纯净而柔美,后面的附点乐句也清脆而饱满。接下来的音乐更为宽广并开始大起大落——这正是帕尔曼的强项,琴声和他的双手一样壮阔而厚实。第三乐章的谐谑曲,他的演奏灵动幽默,七情上面,与观众交流频频,富有感染力。

    第三首是下半场演奏的圣桑的《D小调第一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圣桑是旋律大师,作品大都优美动听且富有戏剧性,其《动物狂欢节》(内含家喻户晓的《天鹅》)、《影子与回旋随想曲》等无不脍炙人口。帕尔曼擅长演奏这类较为抒情的作品,第四乐章连续不断的快速跳弓对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虽然下半场曲目安排已预留了“安可”的空间,但帕尔曼一连加演六首却还是令人喜出望外。在几乎满座的热情观众的如雷掌声中,为帕尔曼度身定造的电动小车频频出场。前两首都是克莱斯勒简短小品,其中一首是《西西里及戈利顿舞曲》,优美而缺乏技术含量。第三首仍是克莱斯勒作品,但名气大为响亮:《美丽的罗丝玛琳》。这是各类小提琴曲集的常见作品,也是小提琴音乐会返场最多的保留曲目之一。帕尔曼玩耍般地处理乐曲中的连顿弓,手中的斯特拉底瓦里古琴,将美丽少女欲行又止的轻巧舞步和百转千回的美妙歌声表现得惟妙惟肖。

    第四首加演曲目是获奥斯卡奖的电影《辛德勒名单》中的主题曲,帕尔曼话音未落,台下懂英文的观众已给予热烈掌声。相信不少听众之知道帕尔曼,正是借助该电影及中国影片《英雄》等影视媒介。其实帕尔曼录制过的电影音乐还有《走出非洲》、《艺伎回忆录》、《女人香》等一批电影,弦乐大师中能与之一拼的大概只有马友友。而诸多电影中,最优秀的还是这部《辛德勒名单》。帕尔曼作为犹太人和自幼双腿瘫痪的残疾人,对种族迫害和人生苦难必有深切感受,其演奏的这部电影音乐被认为是无人可替代的经典佳作。不过,不知是否因重复过多而“审美疲劳”,当晚他演奏此曲的速度处理过快,固然流畅圆润,却少了几分悱恻与沉重。


 
     帕尔曼谢幕(辜晓进摄)

    第五首是由16分音符跳弓和分弓组成的小品,我一时想不起曲名来。昨晚音乐会结束后,有报社记者打来电话问及加演曲目,提到从主办方打听来的《恒动》。我脑子里对照帕格尼尼的《无穷动》,便说不是。今突想起可能是另一首《无穷动》,遂请教由深交第一小提琴声部调华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任教的姜凌老师,方确认应是李斯的《无穷动》,亦译《恒动》。

    第六首加演曲目便是本文开头提到的《小妖精舞曲》。至此,帕尔曼此行深圳的演出,便非常圆满了,现场气氛热烈,观众皆欢喜而归。需要提到的是,这次担任钢琴伴奏的席尔瓦也表现特棒。三首奏鸣曲原本就是小提琴与钢琴均衡表现的作品形式,而席尔瓦个人水平很高,却张弛有度,温文尔雅,绝不喧宾夺主,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对深圳抑或深圳音乐厅而言,三年内已先后有克莱默、祖克曼(帕尔曼的同年同门师兄弟)、帕尔曼三位小提琴大师以及红透西方的天才女小提琴家哈恩莅临献艺,再加上国内几乎所有最著名小提琴家的相继来访,文化业绩,确也骄人。

(2011年10月19日)


 
  热情的观众(辜晓进摄)

 

 

阅读(25457) ┆ 评论(3)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里霖大师与国际巴赫学院合唱音乐会导赏

时间:2011-10-12 05:42 P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

“他是大海”——香港著名音乐导师赵小玲浅析巴赫的精神

公益讲座  免票入场

 

2011/10/16    16:30   深圳音乐厅演奏大厅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巴赫。贝多芬说:“他的名字不是小溪(德文Bach意为小溪),而是大海!”高尔基说:“如果像山峦一样列举伟大作曲家们的名字,那么位于顶峰的无疑是巴赫。”巴赫的音乐带给了我们千种风情,万般感受。而您,是否想更深刻地感受300年前巴洛克时代巴赫音乐的精髓?本次讲座,香港著名导师赵小玲老师将会用管风琴、声乐和视频等丰富多样的方式,为您呈现“音乐之父”巴赫的独特魅力,带您抢先试听10月20日晚八点里霖大师与国际巴赫学院合唱音乐会!

 

主讲嘉宾介绍:

    赵小玲,博士,曾任香港浸会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音乐系管风琴导师,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先后取得音乐文学学士及音乐硕士学位(主修管风琴及声乐),在校跟随西摩·芬克学习钢琴、玛丽·伯吉丝学习声乐,又师从保罗·乔丹修习牧童笛和管风琴,并两度获得宁克管风琴奖学金。随后,到加拿大阿尔伯特省大学进修,获颁比利尔·班斯纪念奖项及麦克·费舍尔纪念奖学金。2009年获美国音乐学院颁发音乐博士(管风琴演奏及合唱指挥)学位。赵小玲除在香港演奏外,足迹更遍及美国、加拿大、台北及深圳。

 

 

阅读(18494) ┆ 评论(7)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薛颖佳 寻找一种声音

时间:2011-10-12 04:13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深圳新闻网新闻中心总监徐迅

 

    在记录李云迪和小泽征尔和柏林爱乐合作的《新浪漫主义》纪录片里,柏林爱乐的现场录制人、录音师说: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声音,他是我们希望找到的那种声音。这样的语言在那些绚烂的音符后面冒出来,让我突然想到其实好的音乐和好的声音表达是多么难得的一种瞬间状态,也许就是一晃而过,也许就是那一刻,让人记住那一刻。

    薛颖佳在台上出现的时候有点“含背”,他一生黑色衣服,简单的衬衣,后来听他说主要活动区域在学校和一些培训课,估计那时他也是这么穿的,因为是周末音乐会,大家很随意,薛颖佳的简单似乎更能让台下的满满坐的观众看到亲切的一面,是啊,这个上海来的钢琴家,得了这么多奖的年轻人,网上、微博上很少资料,也许是新冒出来的新生一代。

    他坐下来,开始第一首曲子:巴赫的降B大调第一号键盘组曲,那些行云流水的音符流淌出来,大家才突然醒悟,哦,这么美妙的音乐,从他不起眼的指尖在流淌出来。弹好巴赫需要纯净度,这也许是苛刻的说法,但音符出来,应该可以看到一个艺术家的心灵是否安静,是否简单,是否沉得住气,那些天才的感觉需要后人去演绎,模仿是极难的,只有自己能理解,能把对音乐的悟性表达,而自身的感悟是唯一的底线。

    薛颖佳很有心,他弹完巴赫,又来一曲海顿,又是巨匠,他轻松应付,再来一曲就是莫扎特了吧,别急,他为了让观众感受更多,来了一曲改编的中国名曲《平湖秋月》钢琴曲,那些轻柔的水波荡漾的感觉在舞台上蔓延出来,全场突然很静很静,薛自己解释说钢琴就希望弹出那种西湖上的波光粼粼,月光斜照,一点风,一点水波的感觉。

    很难的的是他继续月光的作品,德彪西名曲《月光》、贝多芬的奏鸣曲《月光》,风格迥异,特别是贝多芬的月光,第一乐章的温柔和第三乐章的狂热、暴烈,是起伏最大的曲子,薛的演绎轻松自如,驾驭得稳稳当当,如果只是一曲纯净的曲子还不足以去体现薛的功力,但三首月光下来,大家的掌声如雷般轰鸣,我相信尽管大部分听众并不去理解三首月光的意境和背景,但那时而温柔、时而激烈,时而含蓄,时而直率的音符让他们知道,和这个年轻的艺术家的理解是一体的,就是美妙的音乐不需要去理解,闭上眼睛,你只要去感受,那些微妙的快感,那些扑面而来的愉悦,那些精致而优雅的意境之美。

    薛颖佳和朗朗、李云迪、陈萨等等新一代的年轻人明显不同,他更显得稳重和轻松,没有背负什么盛名,也可以如常去表达自己,而且台上风格不夸张,不自我陶醉,也没有时刻要提醒自己控制的那些怪癖,他更简单直接,更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事,这些艺术家本身的简约让我们可以更轻松去接受他的音符后面的音乐理念,我每次听到薛的曲子就会想到: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声音这一句话,也许是每个人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种声音。而薛颖佳突破了我们被动接受的那些摇头晃脑的成功钢琴家的做派,我只需要去听音乐,而不再睁大眼睛去看音乐家的肢体表演。

    看看他的简历:薛颖佳五岁开始习琴,出生上海,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及上海音乐学院,师从丁逢辰及陈彦新教授。2005年至今, 薛颖佳深造于被称为“钢琴家圣殿”的意大利易莫拉钢琴学院,师从于法国钢琴家米歇尔•达尔贝托、加拿大钢琴家路易•洛尔蒂以及俄罗斯钢琴家鲍里斯•彼得鲁尚斯基。

    他还得了不少奖,2003年比利时杜莫帝耶国际比赛第二名、2003年意大利拉赫玛尼诺夫国际钢琴比赛优胜奖、2004年巴黎斯克里亚宾国际钢琴大赛第一名、2005年比利时YAMAHA国际钢琴比赛唯一大奖。参加不少音乐会,加拿大渥太华国际室内乐音乐节、意大利MITO国际音乐节、法国阿尔克国际音乐节、瑞士克兰·蒙大拿国际钢琴艺术节、德国德累斯顿莫里兹堡国际室内乐音乐节、加拿大沃尔夫国际钢琴艺术节等等,还与法国钢琴家米歇尔·达尔贝托合作录制"NHK大师课"系列节目。很明显,这是一个在外面很热门的出口转内销的钢琴家,

    薛颖佳最近在深圳频频露面,一是和黄蒙拉一起的独奏音乐会,尽管是伴奏,但丝毫没有失色,配合天才黄蒙拉技巧出众的炫色提琴,薛颖佳的优雅安静的钢琴如诗如诉,色彩绚烂,意境悠远,让观者为之惊讶。其次在深圳再上台是伴奏二胡大师马晓晖的《卧虎藏龙》音乐会,他依然安安静静,坐在一隅,马晓晖那些金戈铁马、奔腾四方的钢丝炫音绕梁三日不绝,而自在的薛颖佳甘做绿叶,悠闲面对,轻松伴奏,那些音符毫无焦躁感,流水般淌过,自自然然。配合马晓晖的挥洒反而很贴,也有自己的个性,这是很难的一种体验。

    第三次就是那个有阳光的10月2日假期的午后,薛颖佳一个人坐在深圳音乐厅大舞台,用巴赫、海顿、德彪西、贝多芬、舒曼、布索尼来让世界充满灵性的光辉,这些美妙的音符穿行在我们的上空,我又想起那句话: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声音。

    非常有意义的是深圳音乐厅,一群默默无闻的幕后爱乐者,一直做发掘和推介年轻一代、出色艺术家的事,从黄蒙拉、薛颖佳到马晓晖等等,这一年的精彩又是可圈可点。

 

阅读(6795)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马晓晖 琴韵传书

时间:2011-9-16 03:06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深圳新闻网新闻中心总监徐迅

    马晓晖演奏用的的一把二胡旧旧的,是她恩师王乙生前传衣钵传给她的,上个世纪40年代在一个寄卖店,王乙用5块大洋买下来的,值多少钱?不能估算,但应该是一把具历史的名器,战争乱世,有人要寄卖二胡,而且卖好几个大洋,一定是迫不得已,也许这是一把有故事的琴。因为这把琴,马晓晖用自己写的曲子《琴韵》来纪念,这里有她对二胡的理解,有她的音乐理想,甚至有各类技巧的表达,还有她的情绪。

    在9月11日的深圳,马晓晖在金树大厅的大舞台上,慢声细语优雅讲故事,然后坐定,俯身拉开架势,用琴和弓继续叙说,一弓一弦之间,毫无疑问她是技巧派高手,玩2根丝竹玩出几十种乐感,不是亲眼所见,以为这是一个小型室内乐队在演奏。

    很特别的是,一旦她的二胡琴声起来,所有的乐器都像哑了一样,唯一能对抗的是马晓晖好友施毅佶的琵琶、岑莉的古筝,火力凶猛时,那真是刀碰到戟的感觉,火光四射,耀眼无比。

    虽然深圳音乐厅那一夜空调劲爆冷,人也安安静静坐在沙发听音乐,但小小二胡声音拉起,四处充满高亢的炫音,丰富的细节,滚滚尘暴涌来,金戈铁马挡不住,霎那间让我们坐不住了。马晓晖的二胡,就是古人说的瑟瑟琴声中有横扫中原的气势,滚滚而来的一飞冲天之感。

    “霸气外露”“雌雄同体”“非同寻常”似乎不能描述清楚,好像无法用简单的语言来说那种爆裂的丝竹,崩塌的乐音,但她的声音绕梁飞舞,悄悄进入你的身体,深入骨髓,激得你坐不住,也守不住那份赏乐悠闲,竟然听完一曲《霸王别姬》,我在空调下出汗了,这是何等威风的乐感刺激。

    马晓晖也很会推销中国民乐,她让音乐时尚化,让中国式二胡更有世界性,她竟然用移植的方式把巴赫的曲子拿来用二胡演奏,尽管少了宫廷的优雅,多了些嘹亮的声场,依然韵味十足。她还找来猫王金曲《my way》用二胡和大提琴、钢琴,一起诉说一个爱情故事,蛮有意思的是可以用不同的乐声来讲述故事,起起伏伏,悠悠诉说,情感丰富,味道十足。再用二胡来演奏阿根廷的探戈舞曲《再见我的父亲》,皮亚佐拉的忧郁情绪,竟然在高亢和激越的二胡琴声中,变得温顺和张扬,也变得很柔软和舒展,甚至是多了一点情绪和无奈。

    二胡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演绎中国传统音乐,国粹艺术的代表,马晓晖演奏《二泉映月》、《江南风韵》、《梁祝》都是手到擒来的轻松畅快,自然舒畅,似乎二胡就应该如此演绎,表达这些感情,只是马晓晖的风格太另类,让音乐变得感性之外,更多刚性和琴韵,气场十足。她柔弱的说话声音和曼妙的台步,给人很多错觉,都以为这是美人举步,优雅的演奏,但她一举弓,拉动琴突然爆发出的气势,会镇住所有人,那是一种无法掩饰的内在表露。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大家之气吧。

    9月11日的马晓晖深圳演奏会是2011年度大作了,风格新奇,让大家看到新一代民乐艺术家的国际化之路,她走访世界各国,吸取各类音乐养分,回到中国的是一个丰富多彩的音乐感受,就像《卧虎藏龙》的电影音乐现场再演奏,虽然没有马友友,但她依然把谭盾的音乐体验,用二胡完全表达,很美的场景,丰富多彩的音符宣泄,超然世外,色彩斑斓,光影耀眼,风生水起。

    不能不提现场的钢琴伴奏薛颖佳,不能不提现场的大提琴手青星,还有打击乐手韩影,他们都用自己的乐器表达情绪,让马晓晖的二胡放射着光芒,特别是薛颖佳,年纪轻轻已经是知名的青年钢琴家,完全可以独自放射光芒,但配合二胡像成熟绅士一样温文尔雅,自然随和,不抢不争,轻松自在。

    这一夜让很多深圳乐迷看到新一代中国音乐家的风采,也许“海派”风格并不适应南方,也许这些中西合璧的艺术表达过于另类,也许这些音符过于流行化了,但他刺激了我们了这个年轻城市的神经,告诉我们好的音乐就像好的酒,好的茶一样,有很多回味,告诉我们应该有更多新鲜的艺术元素来丰富我们的音乐大厅,让更多直白的艺术表达获得呼喊和击掌。

    相比上海刚刚结束的交响音乐节,我们的音乐季还停留在想方设法在古典音乐的档期中间夹杂些上档次的流行元素,让票房看起来漂亮一点,这多少有点显得大城市的小气了。

 

 

 


 

附:

    马晓晖,女,国际知名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曾任上海民族乐团首席,现为该团著名二胡演奏家。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师从王乙教授。作为一名国际性的中国民乐演奏家,她的巡演遍及了欧,美,亚,非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并举办了500余场的个人独奏音乐会及讲学。十余年来,她先后与世界各国知名乐团合作,如: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德国柏林爱乐室内乐团、法国国家交响乐团、德国汉堡爱乐乐团、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等。她作为首位中国民乐演奏家,在许多国际知名艺术节上都举办了多场个人独奏音乐会。

 

阅读(8143)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