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芒四射的音乐女神——希拉里·哈恩深圳音乐会观后

时间:2011-4-9 12:00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辜晓进/文

      西方乐评家们说:有一种明亮的东西萦绕着莫扎特的音乐(Phil Goulding)。昨晚希拉里·哈恩(Hilary Hahn)在深圳音乐厅演奏莫扎特《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时,将这明亮发扬出灿烂光辉,毫无保留地射向全场听众。

      明亮首先来自哈恩的衣着。她穿一袭金色带有中式风格的曳地低胸长裙,款款步入舞台中央,向乐队颔首致意,然后面向听众,清丽典雅,玉树临风。舞台从此成为这位音乐女皇的领地。她手中的琴,也更加色泽神秘,熠熠生辉。但在前奏之后琴声响起时,一切都退居幕后,只剩下明亮的琴声,仿佛夜空中的闪电。

      最初的音符极其简单,是A大调主音大三和弦的分解,但由于放在了小提琴最明亮、最美妙、最具歌唱性的发音位置,并且宽广无垠,延绵不绝,音乐的魅力顿时产生。哈恩的琴声就从这里开始,干净、光亮、温暖,高贵,含着热气汩汩流淌。此时,最不懂音乐的人,也会爱上这优美的琴声。我也不由再次感叹,深圳音乐厅似乎是为小提琴度身定造,因为在舞台中央,小提琴的声音是那样绚烂悦耳,当初克莱默、祖克曼来此演奏,也是如此。

      哈恩拉琴,一向收放自如,并与乐队频频呼应,身体也随着音乐优雅地律动。这时她无论如何卓尔不群,其实已和乐队融为一体,并在乐队首席兼指挥Stephanie Gonley的巧妙配合下,实现了莫扎特音乐所特有的自然与和谐。各乐章的华彩段落,特别是那些密集的双音,能否继续保持并突出那份明亮与清澈,是对演奏者的考验。哈恩游刃有余,其揉弦,其运弓,其呼吸,都在营造着美妙的莫扎特式的音乐世界。顺便说一句,哈恩琴弓的分配非常到位,能将饱满明亮的声音长久地延续,以致我觉得她的弓似比一般的小提琴弓长些。

      莫扎特从不为技巧创作,其音乐总是直接来自心灵,很少高难度的炫技段落。唯其如此,演奏者必须更加专注于表现音乐,稍有不慎,露出雕琢痕迹,便已失败。演奏莫扎特作品的难处也在于此。而《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是莫扎特七部小提琴协奏曲中最优美、最具歌唱性也最讲究音乐性的作品。30多年前,德国美女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正是在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协奏下演奏此曲而一举成名。哈恩此次将其作为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首演(4月8日)和首次华南(包括今晚在广州)演出的惟一曲目,足见她对此曲的热爱与自信。

      希拉里·哈恩,两度格莱美音乐大奖获得者,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天才女小提琴家,也是继德国的穆特之后,世界上最令人瞩目的由小提琴神童成长起来的小提琴天后。对她的到来,深圳乐迷期待已久,昨晚果然不负众望。她加演的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和帕蒂塔》第一乐章,再次显示其演奏此类纯净音乐的功力。昨晚她带来的CD唱片一售而空,大批听众散场后迟迟不愿离开,排队等候其签名,气氛热烈。

      写到这里再不提英国室内乐团,就要遭天遣了。该乐团名气很大,发行唱片无数,这次来深,也给听众带来很大惊喜。

      乐队28人上场,除弦乐器外,还包括双簧管、单簧管各一及两把圆号。乐队排列颇具个性,除管乐器、大提琴及低音提琴手之外,其余乐手全部站立演奏,黑衣黑裙,气势逼人。从演奏效果看,乐手显然个人技巧高超,且相互配合默契,高度谐和,音色奇美。特别是核心人物史蒂芬妮·冈丽(Stephanie Gonley),乐队首席兼指挥,也是一位杰出的女小提琴家。

      开场曲目是海顿的《e小调第44号“悼念”交响曲》。此曲虽有“悼念”之名,且海顿曾选它作为自己的葬礼音乐,却并不追求哀惋悲伤,远不如贝多芬、柴柯夫斯基、马勒等相关乐章那样低沉灰暗。第三乐章“柔板”,弦乐全部加了弱音器,旋律委婉优美,如蒙蒙细雨,小河微漪。其中一段,第一小提琴在第二小提琴和中提琴的三连音分解和弦伴奏中,浅吟低唱,十分感人。

      在与哈恩合作的莫扎特《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中,头发蓬松的冈丽表现绝佳。此时,她作为首席小提琴,更繁重的任务是带领乐队跟随哈恩前行。她必须随时察觉哈恩的音乐倾向,并提前传递给乐队,却又不能张扬或喧宾夺主。她只能在演奏过程或间隙,以眼神或果断而轻微的动作调动乐队。在她的带领下,仅20人的乐队发挥出很大潜力,与哈恩的独奏水乳交融。第三乐章活泼的快板中,大提琴和低音提琴敲打弓杆为小提琴伴奏,诙谐活泼,古风突显。

      下半场压轴曲目是德沃夏克的《E大调弦乐小夜曲》。演出结束后,听众长时间鼓掌且意犹未尽。乐队连续加演《弗兰克·布里奇主题变奏曲》中的《浪漫曲》及舒伯特的《音乐瞬间》两段小品,场内有口哨、尖叫和外语的叫好声。

      对照北京演出曲目,本该还有柴科夫斯基脍炙人口的《C大调弦乐小夜曲》。由于出人意料地安排了陈庆丽小朋友的小提琴独奏,此曲被取消,殊为可惜。小朋友11岁,美丽可爱,台风老练,与乐队合作演奏克莱斯勒的《爱的忧伤》并加演《新疆之春》,惟音准和节奏感尚可而综合水准稍逊,与本场演出大不协调,听众多感诧异。

阅读(70429)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3月26日“忘不了——柏菲HiFi怀旧金曲演唱会”现场抽奖!

时间:2011-3-24 05:21 P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

     乐迷们注意啦,凡购买3月26日“忘不了——柏菲HiFi怀旧金曲演唱会”门票的观众,将有机会参加音乐会现场的抽奖活动!届时我们将会在现场抽取30位幸运观众,获奖观众将获得柏菲音乐提供的 HQCD(High quality) CD 或 ORMCD (开盘母带直刻CD,如下图) 一张

阅读(543578)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深圳音乐厅“美丽星期天”项目团队致观众的感谢信

时间:2011-1-14 04:18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尊敬的“美丽星期天”的亲友团们:

    悄然间,我们已经踏入了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深圳音乐厅“美丽星期天”项目团队代表深圳音乐厅全体同仁,祝广大的朋友们新年快乐,预祝大家兔年幸福、快乐!

 

    从2007年10月至今,深圳音乐厅“美丽星期天”公益演出已举办四期共计135场音乐会,接待观众十多万人。它以公益的姿态,向广大市民普及古典音乐,不仅为喜爱高雅艺术的深圳市民提供了免费观赏的机会,同时也为培养新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提升市民的文化艺术品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一百多场音乐会里,每个周日,音乐都在“美丽星期天”的舞台上等候着南来北往的人群,期待着能在这短短的一小时内与热爱音乐的人们交换彼此内心最深处的感动。这一百多场音乐会里,音乐厅接待了一批批潜心艺术、热爱舞台的演奏家们,结识了许多热爱音乐的朋友,收获了许多观众的支持与关注。如果说,有一种感动,只能在音乐厅发生,那这种感动的源泉,就来自于所有支持我们的观众,以及幕后的艺术家们。

 

    有音乐陪伴的时间,总是格外的幸福,格外的开心,但流逝的也特别的快。在2011年1月16日“美丽星期天”音乐会结束后,“美丽星期天”公益演出将暂停一段时间,进入活动的休整期,对该项目一年来的工作进行总结,并对新一期的演出进行策划安排。预计新一期的“美丽星期天”公益演出将于2011年3月开始。

 

    在开始短暂的告别之前,仅藉此封信,感谢一直以来支持“美丽星期天”的观众们,以及为这个项目默默服务的深圳六大书城、深圳新闻网、深圳文化网、奥一网工作人员和深圳各媒体记者。我们将以更专业的策划及更高品质的节目,在新的一年里,在“美丽星期天”的舞台上为观众献上古典音乐的盛宴。最后,再次对广大观众和各界人士的支持与关注表示感谢,预祝各位新春快乐!  

 

    有一种感动,只能在音乐厅发生;音乐来了,你和它都可能是最美的灵魂……

 

 

                                                  深圳音乐厅

                                             二〇一一年一月十四日

阅读(10302)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班贝格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乔纳森·诺特专访语录

时间:2011-1-12 04:09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李笑阳

 

问:在新年之际,离开乐团的驻地班贝格来到遥远的中国,当地的居民不会感到遗憾吗?      

答:哈哈哈......班贝格的市民仍然可以享受到音乐会,因为还有一些当地的没来中国的乐团留在了班贝格。当然我们还是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而且这里的气候也要暖和一些。

 

问:为什么班贝格这样的小城能培养出这样一支世界级的乐团? 

答: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乐团在布拉格的时候就有很久远的传统。乐团的核心成员二战后就从布拉格流亡到班贝格。在这里,古典音乐几乎属于每一个人,每年大约有10%的居民都会预定班贝格5个系列音乐会的门票。

 

 

问:在中国,新年音乐会的传统还不到10年时间。那新年音乐会在欧洲人生活中占有什么位置? 

答:通过音乐来迎接新年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能够来到中国举办新年音乐会真的非常美妙,因为音乐是人类的共同语言,它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欧洲人一般会在欣赏完音乐会之后,再去放烟花。

 

问:选择这样的新年音乐会的曲目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答:曲目能让音乐家与观众能够进行一次很好的思想交流。新年音乐会不一定非要演奏约翰·施特劳斯圆舞曲或者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才足够喜庆。新年曲目应该给大家带来高水平音乐享受的同时,也能让人感受到由衷的快乐。

 

问:您觉得中国观众能够接受这些曲目吗?是否有兼顾中国观众的欣赏能力?

答:这个要等音乐会开始了才知道,哈哈。作为音乐家,你永远也不能低估观众的欣赏水平。我们以前在上海演奏马勒的音乐时,曾经担心观众听不懂,结果当晚的现场如同在德国“家里”演奏一样。事实证明,只要热爱音乐的观众,他们不会因为曲目是熟悉还是陌生而嫌弃音乐,优秀的声音总是相通的。

 

问:您与柏林爱乐乐团的现任指挥西蒙·拉特并称为当代乐坛的双星,您能简单的评价一下他吗?

答:他比我老一点,哈哈哈......我们俩都是英国人,又在德国两个顶级乐团执棒,这你就要问问德国人了。此外我喜欢跑车,如果我有一辆宝马,再把德国人的胆量和英国人的技术融合在一起,那真是件美妙的事。

 

问:听说您10岁的儿子正在学中文,那您会说中文吗?您对中国文化有怎样的兴趣?

答:我会说“你好”,哈哈。前几天我的iphone电话上还收到来自中国朋友的邮件,他们祝我新年好运。我喜欢中国,这里有伟大的文化,为音乐带来很多灵感。这些都让我们这次中国巡演之旅显得格外不同

 

问:今年深圳新年音乐会的曲目能体现出班贝格交响乐团的什么特点呢?

答:我跟班贝格乐团合作了十年,这意味着我们共同合作演出了很多曲目,培养了很好的默契,所以我们的音乐是灵活的、自然的,而不是僵硬的,今晚的曲目亦然。这个乐团有两点很特别,一是他们的演奏方式。乐团的音乐家们乐意去演奏,且会主动去为观众演奏。二是乐团有很低沉的音色,在音乐会下半场你会听到低音提琴的声音,这声音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情感上的力量。此外,今年音乐会的曲目我很喜欢,这些曲目都讲述了不同的故事。上半场的《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带你进入一个梦幻般的世界,接着莫扎特的《第四十交响曲》则带来黑暗和斗争,下半场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让人感到悲伤,这样组合在一起却似乎很合理。这些欢乐、悲伤的曲目结合在一起,真的很特别。

 

问:在音乐会上您会演奏一些中国曲目来满足中国的观众吗?

答:你们希望我演奏中国曲目?我还以为你们不喜欢呢!因为你们都听了那么多的中国曲目,我以为你们都听得不耐烦了呢!哈哈哈......我之前也曾演奏过一些中国曲目,现在中国曲目在国外已经越来越受到欢迎了,经常能在国外的音乐会上听到中国曲目,有机会我会演奏的!

 

问:您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答:祝大家新年快乐,预祝今晚音乐会成功,希望大家能好好享受音乐会!

 

 

阅读(43739) ┆ 评论(9)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在深圳听班贝格

时间:2011-1-11 10:36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子衡(作者为江西日报传媒集团副社长、副总编辑)

        为迎接2011年元旦,全家人专程赶往深圳,聆听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在深圳音乐厅举行的两场新年音乐会。
        班贝格(Bamberg)是地处德国西南部巴伐利亚州的一座小城,位于雷格尼茨河和美因河汇流处。这座不足6万人的城市虽小,却因为历史上德皇亨利二世曾决心把它建成世界的首都而名扬四方;如今,更因为它藏着一个名气大得不得了的班贝格交响乐团,让全球的古典音乐爱好者向往之至。
 


班贝格城市风光

   

        创建于1946年的班贝格交响乐团,虽然只有65年的历史,但它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纪早期的捷克。莫扎特歌剧《唐璜》的首演,就是由其前身——布拉格国家歌剧院交响乐团承担的。二战后,这支乐队的核心成员流亡到班贝格,组建了班贝格交响乐团。如今,作为欧洲最大的交响乐团之一,班贝格交响乐团在古典乐坛享有重要的地位。2007年10月,我在北京保利剧院曾聆听乔纳森·诺特指挥该乐团与朗朗合作演奏普罗柯菲耶夫的《C大调第三钢琴协奏曲》,以及海顿的《e小调第四十四号交响曲》、巴托克的《乐队协奏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次,乔纳森·诺特再次作为音乐的使者,率领班贝格交响乐团在深圳给我们带来了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勃拉姆斯、斯美塔那、德沃夏克等音乐巨匠的新年问候,让我们真切地体验到了全球化浪潮席卷中“德奥音乐传统忠实守护者”的班贝格。
 


 

班贝格交响乐团
 


                              二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两场新年音乐会的曲目。
        在2010年12月31日晚的首场音乐会上,乐团为听众呈献了瓦格纳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第三幕前奏曲、莫扎特《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和勃拉姆斯《e小调第四交响曲》等经典曲目;返场曲为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序曲。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是凝聚着瓦格纳歌剧创作所有才华和心血的精品。在这部作品中,他大胆地打破了管弦乐队在以往歌剧中的从属地位,把音乐从咏叹调、宣叙调中解放出来,以无限丰富的调性色彩和力度,强化了管弦乐队在旋律上的主导地位,因而使该剧的音乐更具交响性。该剧的第三幕,描写特里斯坦在布列坦尼古老城堡的院子里,躺在椴树下奄奄一息。在梦幻和昏迷中,他思念并渴望着伊索尔德到来。她来了,武士在她的怀抱中死去;伊索尔德在情人的尸体上悲痛而歌,最后也追随特里斯坦而去。这一幕的前奏曲,仿佛像一部叙事诗,通过极富感染力的音乐语汇,向人们讲述并揭示了死亡与痛苦的爱情悲剧故事。特别是在温暖如歌的弦乐背景上,一支英国管流淌出柔婉而哀怨的旋律,弥漫着一丝丝淡淡的忧愁,宛如黑夜里静静河面上那消散不去的迷雾,虚幻缥缈,不弃不离……
        莫扎特的《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是他最后三部伟大交响曲的杰作之一,也是音乐织体建构和对位技艺成就的里程碑式作品。该曲采用象征伤感和痛苦的g小调,从第一乐章开始,主部主题就奠定了既热情又悲哀、既狂放又阴郁的音乐基调。躁动不安的音型、强弱音的力度对比、节奏的巨大起伏,仿佛让人体验着光明与黑暗交替之中的焦虑和痛苦。特别是频繁不断的移调,形成了强烈的对位效果,突出了音乐的戏剧性。在诺特和班贝格的演绎下,我们真正感受到了莫扎特那颗看似华丽却彻底孤寂的心,感受到了什么才叫“含着泪水的微笑”。另外,作为返场曲而演奏的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序曲,用奏鸣曲形式写成,其外在的节奏动力和内含的明朗与乐观,在潮水般涌动的音乐中充分地展现出来,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这部喜剧所特有的轻松和无节制的欢乐。班贝格的演奏如旋风般一气呵成,朝气蓬勃,效果辉煌,无怪乎被我的朋友刘雪枫点评为“乃神品也”。
        勃拉姆斯的《e小调第四交响曲》,是他生命中谱写的最后一部交响曲,却洋溢着成熟的热情和力量。第一乐章开门见山,由一条宽广而波荡起伏的旋律引出温馨而略带伤感的主题,亲切动听,优美迷人。不过,它很快就被各种力量的冲突所打破,仿佛是船夫与汹涌的波涛在搏斗。第二乐章是绚丽多彩的慢乐章,凝聚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旋律美,用列奥纳多的话来说,是“用浓重的感情密密地编织的锦缎,上面装饰有最珍贵的和声与管弦乐色彩”。第三乐章一改勃拉姆斯前三部交响曲的模式,采用谐谑曲形式,既优美又幽默,生机勃勃,趣味盎然,恬淡中带着些许忧郁,体现了晚年勃拉姆斯心境上特有的平和与超然之美。第四乐章是一首宏伟的变奏曲。勃拉姆斯在这里作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引进了所有交响曲中从未使用过的恰空舞曲——一种主题与变奏类型的舞曲。乐曲主题共八小节,由八个大的和弦组成,随后的三十个段落,每个段落都是八小节,而每个段落又都是原有八小节的变体,在旋律线、低音线及和声结构上都以一种不屈不挠的力量变化着,可谓构筑雄伟,规模宏大,气势磅礴,情感强烈而广阔。在这里,作曲家运用成熟的技巧,向我们展示了种种达到高潮的力量,因此这一乐章也是全曲中最精彩的,成为交响曲历史上的一大奇迹。
        在2011年1月1日晚的第二场音乐会上,乐团为听众倾情演奏了贝多芬的《科里奥兰》序曲、《A大调第七交响曲》和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返场曲为斯美塔那歌剧《被出卖的新嫁娘》“弗里安特舞曲”和根据中国民歌改编的变奏曲《茉莉花》。
        《科里奥兰》序曲是贝多芬为维也纳剧作家、诗人柯林的同名戏剧而创作的,在他的交响音乐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这支序曲虽然不长,却把整个剧情用音乐绝妙地概括出来。剧中主人翁罗马将军科里奥兰性格傲慢、意志坚定,某种程度上与贝多芬的性格相吻合。这使得贝多芬不仅热爱科里奥兰这个人物,而且热情地为该剧谱写了这首序曲。音乐评论家弗里德里希·赖夏特认为,这部序曲“简直就是贝多芬的一幅自画像”。序曲一开始,由弦乐器三次强奏八度的C音,但每次都被粗暴的和弦打断,随后而来的焦躁不安的主部主题,与温顺柔美的副部主题交织在一起,体现出科里奥兰在妻子请求下打消对罗马城进行报复而引发的内心矛盾冲突。随着音乐的展开,“科里奥兰动机”渐渐地平静下来,他的决心动摇了,不仅放弃了复仇,而且放弃了自己的生命。最终,缓慢的大提琴将主部主题的力度与速度软化为深沉的叹息,弦乐器三次柔弱的拨奏,将科里奥兰的生命之火彻底熄灭……
        与《科里奥兰》序曲不同,在贝多芬的《A大调第七交响曲》中,我们似乎看不到人物内心的戏剧性冲突,也看不到英雄的讴歌、青春的赞颂、命运的斗争、田园的纯朴,我们看到的是贝多芬于小憩中像孩童般游戏的放松,因而它也是贝多芬九大交响曲中最为特别的一部。全曲虽然采用了交响曲的框架,却用最迅捷、最激昂的手法,以快乐得近乎疯狂的舞蹈性节奏为主题,从头至尾充满了美妙的旋律、和声与节奏性的构思,欢快、跳跃、热情、优雅,可谓精彩绝伦。尤其是它的每一个乐章,仿佛都是一首纯节奏的舞曲,奔涌流淌,高潮迭起,不可阻挡,大有让人喘不过气、呼吸都会随之急促的感觉。难怪韦柏在听完此曲后,禁不住大呼贝多芬“该进疯人院了”。这首被瓦格纳称为“舞曲中的极致”的交响曲,是贝多芬的生活处于“黑暗时期”的灵感闪光,尽管短暂却灿烂耀眼,因而受到了众人的欢迎。
        德沃夏克的十六首《斯拉夫舞曲》,本场音乐会选择了五首,但各具特色,曲曲都是精品,仿佛就像中国戏曲里热烈的锣鼓,明朗而欢快,瞬间就抓住了听众的全部注意力,使你不知不觉进入了一个亢奋的状态。《斯拉夫舞曲》虽然取名“舞曲”,但并不是用来给舞蹈者伴奏的音乐,而是德沃夏克采用民间舞蹈音乐形式写成的管弦乐作品,犹如肖邦的玛祖卡和波罗乃兹、韦柏的阿勒芒德、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等,都属于这类音乐。用民间舞曲形式谱写短小抒情的作品,是浪漫派音乐惯用的手法。在这些以舞曲命名的小型乐曲里,作曲家刻意追求活泼欢快的舞蹈气氛、委婉如歌的抒情旋律和艳丽多彩的和声处理,并将它们直接诉诸情感,使听众从中得到欢愉的享受。班贝格交响乐团在诺特的指挥下,把斯拉夫民族那种质朴怡然的自然本色、神采奕奕的眉目传情和如火如荼的蓬勃气势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
        作为返场曲的斯美塔那歌剧《被出卖的新嫁娘》中的“弗里安特舞曲”,与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位作曲家同为捷克人,血管里都流淌着波希米亚的血液,燃烧着波希米亚式的激情。斯美塔那采用捷克民间弗里安特舞曲形式写成的这一抒情小品,以其新颖而热烈的旋律、活泼而喧闹的气质和辉煌的乐队效果,生动地描绘了节日般的欢庆场面,充满着盎然生机。随着诺特手中舞动的指挥棒,音乐在火热、冲动的快速中前行,把音乐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关于这两场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安排,乐团指挥诺特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解释:12月31日晚的曲目用意在“辞旧”,而元旦之夜的曲目用意在“迎新”。仔细想想,有一定的道理。只是原定曲目中的马勒被删去,不知诺特出于什么考虑?就我而言,只能是留下些许遗憾了。




        班贝格的这两场音乐会,给时令冬季却依旧温暖如春的深圳,无疑又披上了一层明媚的阳光。他们那种弦乐的和谐、木管的潇洒、铜管的壮丽,都像阳光一样,给我们以温暖。我的朋友,也是著名音乐评论家刘雪枫对班贝格的评价之高,的确一语中的。依我的看法,班贝格作为世界一流乐团,具备了以下的素质:
        一、乐队的层次与织体有一种透明感,整体音质温暖、饱满,细腻、温和,各声部的融合与平衡效果令人满意;指挥与乐队间的配合默契,特别是乔纳森·诺特对音乐动态和节奏的把握极富想象力,所演奏的每一首乐曲,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这在两场音乐会当中都有完美的体现。
 


 

诺特指挥班贝格



        二、乐团超强的平衡力,是我最欣赏的地方。尤其是演奏贝多芬、德沃夏克、斯美塔那那些近乎疯狂的舞曲,能够做到热烈而不失狂放、信马而不由缰绳,的确不是容易把握的,而班贝格做到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与指挥诺特的功力分不开的。平衡力,这是班贝格屹立于世界一流乐团的基石。
        三、据深圳音乐厅介绍,班贝格是以“温暖流畅如歌声般的演奏风格在世界各地声名远扬”。不过以我聆听班贝格的感受,它的弦乐的确不错,乐团的每个成员都是出类拔萃的演奏家,具有高超的演奏水平。他们演奏技巧的精美绝伦、对于演奏的每一曲目所表现出的专业以及敬业精神,都是令人敬佩的。
 


班贝格在排练中

 

        四、作为生活于德国本土的乐团,不仅把德奥音乐演奏的得心应手,难能可贵的是,把本属于东欧音乐家的作品(如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也是演绎得如此到位,的确是下了一番大功夫的。当然,按照雪枫的说法,班贝格本来就诞生于东欧(布拉格),演奏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是他们的“根”,或者说是“拿手好戏”。但是他们那种对波希米亚民族气质拿捏的准确,是不能不令人佩服的。
        五、乔纳森•诺特作为当下指挥界的新星,的确是不负重望。无论是古斯塔沃·杜达梅尔,还是弗拉迪米尔·尤洛夫斯基,虽然他们三人目前并立于世,但是我个人觉得诺特还是更胜一筹。他的指挥,不拘于传统而又保持并发扬了传统的精华。在当今哪怕是柏林、维也纳这样的乐团都在赶潮流的形势下,班贝格在诺特的领导下能如此坚守德奥音乐传统,真的是极不容易的事情。——当然,这是由我个人趣味决定的:我以为,聆听交响乐,除却德奥,还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取而代之的。
 


 

班贝格在深圳音乐厅演出



        当然,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深圳音乐厅的建筑,对于音乐的弹性与空间效果的营造,都是出色的、一流的。这也是我的朋友、深圳音乐厅艺术总监徐霞女士特别引以为自豪的地方。不过,以我经验不多的聆听交响乐的经历,深圳音乐厅的音响确属全国一流,这可以说是不争的事实。
 


 

深圳音乐厅

 

 

深圳音乐厅的金树大厅



        据说,在班贝格结束深圳两场音乐会的夜晚,深圳音乐厅为其举办了酒会。在酒会上,班贝格的指挥诺特接受了《深圳特区报》记者的采访,说了三个关键词:“warm”,是说深圳音乐厅的音响效果让人感觉“温暖”;“close”,意指在音乐厅里感觉到与观众零距离般的“亲近”;“future”,有着更深层的意思。他说,有那么多的年轻人走进音乐厅,他们代表着深圳这座城市古典音乐的“未来”!——其实,聆听班贝格的岂止是深圳的年轻人?远道而来的古典音乐爱好者,也同样在构筑着中国古典音乐的“未来”!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二O一一年一月十日

阅读(353443)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著名音乐评论家刘雪枫谈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

时间:2010-12-31 11:32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日前,著名音乐评论家、原《三联爱乐》杂志主编刘雪枫来深,对深圳2011年新年音乐会的重头戏,即将在深圳音乐厅上演的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进行了推介和点评。以下是刘雪枫此次演讲的精彩实录选编。

 

        班贝格交响乐团的前世今生

        德国班贝格这个城市不算大,景点走下来两个小时足够了,但是整个城市非常美,是联合国的文化遗产。

        德国班贝格交响乐团其实不是诞生在班贝格,而是在这个乐团从捷克荣归故里的时候,班贝格这个地方光荣地接纳了他。这支乐团40年代在布拉格诞生,捷克诞生了伟大的作曲家斯梅塔纳和德沃夏克,当初他们写作捷克本民族音乐同期的假想敌,就是德国音乐。因为捷克的德国人很多,所以他们希望发出本民族的声音。

        班贝格交响乐团的前身,是建立在布拉格的“德国国家爱乐乐团”的基础上,那么二战之后,因为种种原因,回到了德国,乐团成员都是德国的精英。

        这支乐团是德国传统乐团的代表,但是今天获得了新生。这种新生体现在2000年,他的新任艺术总监乔纳森-诺特,为这个乐团带来了全新的一种声音,也是在当今全球竞争非常激烈的背景下,带领这个乐团多次被评委“全球十大交响乐团”。

        我个人来说不太喜欢给乐团排名次,但是有人非要问我的话。那么我个人觉得这支乐团在德国,是稳稳当当的前五位。

 

         一支古典与现代打通的乐团  

        相比德国柏林爱乐乐团,柏林爱乐是一个“全能乐团”,是一个标准化乐团,但是风格未必鲜明。反倒是这种不鲜明,在全球巡演的时候反倒会遭到评论界的非议。但是诺特领导的班贝格交响乐团,却在经常的世界巡演中得到较高的评价,原因在于他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支将德国古典主义与德国现代主义打通的乐团。

 

        演奏重量级曲目

        这次本月团能够在这么“宝贵”的新年音乐会期间,来到深圳音乐厅连演两场,可以说是深圳人民的福气。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能够在这么难忘的时刻,听到可以说是世界超一流乐团的演出,实为可贵。并且本次新年音乐会会有不同,因为我们的惯性都觉得,新年音乐会少不了施特劳斯,少不了维也纳风情,甚至还要加一些民间的小曲。

         因为班贝格交响乐团本次来深圳的演出,我是参与了一些曲目的策划。当然我是希望根据我的聆听经验来指导。我2002年在班贝格听过一次他们的交响音乐会,2004年在萨尔茨堡也听过。所以我对这个乐团一向抱有比较好的印象。

        深圳的本次新年音乐会,上半场相对轻松一些,下半场相对沉重一些。因为下半场演奏两部能够彰显交响乐团风格特色的重量级曲目。一个是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一个是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下半场的曲子,是真正的音乐会曲目。这些曲子能够在新年音乐会上演,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也算是一个创举。也是真正的德奥经典曲目。

        我们可以先提一下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王者之心》,这个名字还是因为大家对那部好莱坞电影比较熟悉,其实他和瓦格纳的这个曲目主题还是有一些偏差。我们听到的将是真正的瓦格纳音乐。

        对于我之前提的,比较悲怆的《第四交响曲》,本曲是所有交响乐团的,最具挑战性的曲目,即使是我们音乐爱好者听录音,想找到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版本,都是很困难的。而班贝格交响乐团在历史上拥有的两位伟大的德国指挥,一个叫做约瑟夫-凯博特,他在这个乐团担任了将近20年的音乐总监;后来还有一个施坦因。那么在这两位的指挥下,曾经诞生过勃拉姆斯交响曲的经典录音,而我想这个传统在诺特的手里,应该是会得到延续的。

 

        指挥家诺特的骨子里的创新意识

        应该说不同的指挥会带来不同的新意。诺特这个指挥家,可以说骨子里很有新意,他其实很热衷于现代音乐。那么今天乐团演奏新的作品,也是要冒着一定的风险。一个是市场的风险,一个是艺术上的风险。在这样的情况下,诺特已经在班贝格交响乐团呆了十个年头。他能够越做越稳固,可以说他求新求变的这种尝试,至少是得到了班贝格,以及德国政府认可。

        作为指挥,首先是要尊重这个团体,但同时也要找到一个出路。传统的东西,年复一年的发展,会感觉越来越窄。那么一个有为的艺术家,会在这种狭窄之中找到自己的突破。诺特就是这样一个艺术家,从现代音乐入手,以现代音乐的风格来诠释传统。所以在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演奏方面,都有了更好的诠释。

        说起来,这个乐团还有一个名字,说起来我们或许更感兴趣,她叫“巴伐利亚国家爱乐乐团”,那么代表国家乐团,也是要收到国家政府的资助。而显然,政府也在支持这这支乐团,和乐团的勇于尝试的精神。   

        那么这个乐团现在是和英国的一家唱片公司签约。那也很遗憾,我所拥有的唱片还没有他们演奏的勃拉姆斯和贝多芬。这个乐团最近实行了一个“贝多芬计划”,就是乐团在演出时候必演一首贝多芬的作品,而诺特到了班贝格以后,一直是以演奏马勒和舒伯特闻名,从今年开始,要给唱片公司录制贝多芬。所以登录班贝格的官方网站可以看到,贝多芬计划在本乐团刚刚开始。

        而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可以说是古典音乐的最高峰,所以31日晚上的音乐会,我个人强烈的推荐。而诺特还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指挥,他能够敢于演奏这么高难度的曲目,也是很难得的。因为这个曲子对于乐队在巡演时候的排练,要求也非常高。即便像柏林爱乐或者维也纳爱乐想要演奏这样的曲目,也要经过精心的排练。所以我想一定能吊足乐迷们的胃口。

 

        班贝格交响乐团和中国的渊源

        班贝格是第一个访问中国的德国乐团,似乎第一次来访是30年前左右。来访的时候还是上一任的音乐总监掌管的时候。2009年,中国作曲家叶晓刚的《大地之歌》,在德国首演也时候这个交响乐团完成的。

        德国交响乐团整体来说,全胜时期已经过去了,我个人觉得应该是60年代。卡拉扬接任柏林爱乐乐团之后,打造的是一种国际风格,甚至有人说他的风格是一种好莱坞风格。

        而德国的地方乐团还是保持了自己的独特风格的,如班贝格。而诺特是个英国人,现在有带来了一种英国的气息,一种在我看来新潮一些的思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如果逆着市场走,反倒会与众不同,更有生机。那么诺特已经10年,可以说也有了足够的时间来重塑这种风格。

        这次的新年音乐会,德沃夏克的曲子是我强烈要求选取的,因为我觉得这个乐团他的捷克风格也很重要。我们可以看见德国乐团在演奏捷克曲子时候的想象力,并且这个乐团也是和捷克有着很深的渊源。二战期间有大量的德国乐手流亡捷克,这个乐团永远不会忘记他们是来自何处。每一个演出季,他们都要演奏大量的捷克风格的作品。

 

         马勒可能被加演  

         每个团都有他最为擅长的保留曲目。德国最伟大的马勒交响乐团,应该说非班贝格莫属。诺特接手以后,也大量地演马勒。还有一个渊源是,马勒的外孙女,是这个乐团董事会的名誉主席。2007年国际马勒交响大赛,也就落户在班贝格。         

        这两场新年音乐会的曲目单上,马勒的音乐没有被列入重头戏,但是我个人预期,马勒的曲子和可能在两场音乐会后都会作为加演。因为在探讨曲目的时候,我曾经强烈建议上演这两首曲子。那么通过目前的节目单,可以看出是线索非常明显的,从莫扎特到勃拉姆斯,中间代表了德国传统的经典。包括贝多芬的曲目,其中《第七交响曲》可以说是其交响曲作品中的一个“另类”,还有一个是《第八交响曲》,也就是说在其最伟大的作品《第九交响曲》到来之前,贝多芬其实一直在探索。那么《第七交响曲》,也直接影响了瓦格纳对伟大艺术创造的思路,瓦格纳就是因为听了这首曲子,他立志要做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阅读(7667)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时间:2010-12-15 02:30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当传奇还是一个传奇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离你很远;可是,当这个传奇走下神坛的时候,你发现,身在其中,除了燃烧,只能融化。

    半年前,“火焰之舞”——Lakatos吉普赛组合被列上节目单的时候,已经有无数的乐迷开始期待。

    这一天终于来临。

    12月9日,庄重的音乐厅被点燃了,优雅的古典乐沸腾了,深圳的夜空痴狂了——


    火焰

    从第一支曲子《火舞》开始,这一把“火”就无法扼制地燃烧起来。

    显赫的七世传奇家族、“吉普赛小提琴之王”的赞誉、梅纽因都不会错过的演出……这所有的一切光环,都抵不上拉卡托斯弓弦相交的那个音符。

   

    留着两撇标志性小胡子的拉卡托斯,真像一个吉普赛部落的头目,只是,他把他的“大篷车”开进了音乐厅:长发飘飘的二提、包着格纹头巾的低音提琴、浓眉大眼的吉他、笑感十足的钦巴隆琴、气定神闲的钢琴,每位艺术家一站定,都已锁定自己独特的气场。

    你很难想象,把吉普赛人放荡不羁、浪迹天涯的生活与古典小提琴高雅严谨的演奏相融合,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效果?

    听,电光火石一般的起奏,玄妙的《两把吉他》响了。拉卡托斯玩儿一样拈着琴,在台上游走,那些精灵一样的音符就在眼前跳跃了。分明,只有一把——可是以独奏小提琴来摹拟吉他,和乐队真正的吉他相呼应,这样的技巧,也真的非拉卡托斯莫属了。拨、弹、轮、挑,高潮处,拉卡托斯更是左右开弓。当他左手在进行着快速的、难度极高的拨弦时,右手又在用食指和中指轻巧的轮指弹奏。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知道这美轮美奂的声响是如何从小提琴这件乐器上演奏出来的。

    旁边的玛亚已经开始扭动,她说:“真想跳舞啊!”我发现,周围的观众不是手脚在颤,就是肩膀在晃,还有的头在不停地摆动。如果不是在高雅的音乐厅,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起来跳舞了。

    最炫的还是《穿黑靴的高个金发男士》。之前,就是被网上的这段视频,迷的五迷三道。不诚想,现场的感觉更加勾魂夺魄。只闻奔放动人的气息,已不见手指上下纷飞;小提琴拉到这个份上,已不能用“炫技”两个字来说了,他让你就在这一刻呆若木鸡。而我只有一个感觉,口水要掉下来了。

    几秒钟之后,掌声几乎冲破音乐厅的天花。

    有人说,如果没有到过尼亚加拉大瀑布,你不会知道什么是波澜壮阔;而如果没有听过拉卡托斯的《查尔达斯舞曲》,也不会知道什么叫炉火纯青、出神入化。我们不是生在帕格尼尼的时代,无法一闻帕氏的精彩琴技,但是我们又何其幸运,能够有机会欣赏到拉卡托斯的奇妙琴艺。

    台上不停地进行交叉组合,也不断变换着曲风,小提琴与吉他、与钢琴、与钦巴隆琴、与低音提琴,每一次组合,都曝出华彩的乐章。更可贵的是,他们在演奏中都能将传统的手法与吉普赛即兴的表演有机地糅合在一起,由此,音乐更生出一种极其诱人的魅力,激烈时雷霆万钧,柔情时又哀怨欲绝,尤如海水的颜色变幻莫测。

 


    海水

    如果没有在燃烧中化为灰烬,那就在澎湃中融入大海吧。全场的灯光转为深蓝,只留下漫天的星星在沉睡。

    这时,远远传来幽幽的一抹琴声,如游丝般缓缓地一点一点抽出——《爸爸,你能听见我吗?》。听到第一个乐句,即刻泪奔。

    我的思绪已经回到20年前。那个飘雪的冬天,我离开了故乡。背后是父亲潺弱的病躯,他倚在风中一直望着,望着我从他的视线里消失。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之后很多年,我经常在梦中抱着他的腿哭醒,一次又一次湿了枕头。

    乐句越来越长,越来越慢,当弱音几乎听不到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弓弦的依依不舍,让人的心就那么紧紧地提着。

    这些年,我发现我没有再思念他了。

    “爸爸,你能听见我吗?”听见我沉寂经年的渴望了吗,听见我不再怀想的忧伤了吗?你还能听见我吗——琴声像海一样淹没了我。

    这首曲子,出自当代配乐大师米歇尔·里格兰的音乐剧《Yentl》,旋律异常优美,可从始至终我都无法止住自己的泪水。

    拉卡托斯带我回故乡。

    在《我已遇见你/妈妈》中,在《马拉喀什的一夜》里,在《俄罗斯民谣》的浅吟低唱中,在《黑眼睛》的注视下,在《野蜂飞舞》的缤纷世界中……拉卡托斯已经把小提琴拉成了梦中的大海,如今的海水晶莹瑰丽,折射着天堂的光线,而狂风暴雨已成为记忆与命运的礼物。

文/申晨
 

阅读(3437)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不疯起来就不是吉普赛提琴了

时间:2010-12-13 10:16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过去现场看过匈牙利人拉小提琴,也在电视上欣赏过匈牙利人的演奏,感觉他们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音乐疯子,有着超强的感染力。12月9日晚上在音乐厅上演的“Lakatos吉普赛组合音乐会”,则是一群疯子在表演,或者说是一群正常人在放火——主办者恰如其分地为音乐会加了一个修饰词:火焰之舞。

       灵魂人物是罗比·拉卡托斯,乐队正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是18世纪传奇吉普赛小提琴家诺斯·比哈里。据说比哈里的演奏水准堪比音乐鬼才帕格尼尼,李斯特和贝多芬都曾听过其演奏,并称其为“吉普赛小提琴之王”。比哈里的天才基因在其七世孙拉卡托斯身上再次爆发,于是带给世界一个疯狂而与众不同的小提琴家。

       拉卡托斯演奏小提琴,任意加花,满台游走,大量使用滑音,节奏随心所欲,速度明显超过乐谱上标记的规定。这样的风格也不一定会把学院派的正统小提琴家都气死,据说梅纽因就常去听他的演奏。而对现场观众而言,这正是让他们激动、欢快、high的源泉。

       拉卡托斯的滑音,凄凉、诡异、浪漫而并不油腔滑调。这样的声音会把你的情感抛到空中,又扔进地狱。他把速度大大加快,仿佛是给已经熊熊燃烧的火炉不断添柴加油。几乎所有16分音符,听上去都像是32分音符,且大都用跳弓演奏,并常常在上半弓运行。对跳弓而言,这个部位很难控制,但可以上速度,容易产生轻快的效果。在大师手里,这也就是个小case。

       在《查尔达斯舞曲》、《霍拉迪马科》以及最后一个返场节目勃拉姆斯的《第五匈牙利舞曲》中,这种滑音和快速跳弓的运用令人眼花缭乱。特别是《霍拉迪马科》,实际上是一组罗马尼亚民间乐曲的连续演奏,其中最知名的旋律是《霍拉舞曲》和《云雀》。拉卡托斯带领乐队风卷残云,烈火燎原。其中一段他与“沉默寡言”的第二小提琴手的二重奏,正是《云雀》最脍炙人口的主旋律。而最令人叫绝的是他模仿鸟鸣的一大段即兴独奏,无论是响彻云霄的泛音,还是恍若多鸟齐鸣的双音,都把小提琴的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

       拉卡托斯当然不会忘了炫耀他的拨弦技巧,这是一种当今世界极少有人能和他比拼的能力。在多首乐曲的演奏中,作为一种过渡音,他都会看似不经意地用左手四根手指快速拨弦,叮咚作响,声音清晰,像钢琴那样有颗粒感。更神奇的是,他有时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采用吉他的轮指手法,更加快速而均衡地弹拨琴弦,产生只有弹拨乐器才能演奏的旋律,如《传黑靴的高个金发男士》。后来我听当晚购买的两张唱片时,发现他将这也许是其家族独创的技术用在了多个乐曲中。

       当晚像他这样炫技的,还有其他乐手。如几乎一直用爵士方式演奏的钢琴手耶诺斯卡,也常常抓住机会展示其飞快的指法,有时还口手并用地弹奏胸前的口风琴,一股略略伤感的乡村气息油然而生。还有吉他手巴罗格,当他走到前台单独演奏时,台下也是热闹非凡。

       最不可思义的是那位扬琴演奏家李兹特斯。这个打击乐器本来与钢琴格格不入,却不仅进入拉卡托斯的乐队与钢琴同台合奏,而且出尽了风头。只见乐手像天桥杂耍似的用两根细棒敲打着乐器,动作麻利,速度极快,在多乐器强大的伴奏中声中顽强地展现自己的声音。拉卡托斯后来干脆让他独奏一曲,曲目竟是里姆斯基-柯萨柯夫的《野蜂飞舞》!要知道,这是钢琴和弦乐器的经典炫技作品,不仅速度快,而且有大量半音,用扬琴演奏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位李兹特斯做到了,而且滴水不漏。

顺便解释一下,节目单将此乐器音译成“钦巴隆”(cimbalom),其实就是扬琴的一种,音色与扬琴相仿,演奏手法也是完全一样的,只不过比中国的扬琴音箱体积大些。中场休息时听有观众议论,说这好像是扬琴,扬琴不是中国的民族乐器吗?她们有所不知,扬琴原名“洋琴”,原本就是外来乐器,只不过早在明代就传入中国,经几百年的本土化,已演变成中国的传统乐器了。

夏天参加广东省高校优秀论文专家评审会议时,碰巧由我“副审”的论文中有星海音乐学院的《粤派扬琴音乐之变迁》,其中也谈及扬琴进入中国后发展形成的南北流派。论文认为扬琴诞生于中东,后传入欧洲,再传入中国,而且由海路从广东进入中国的口能性极大。

文/辜晓进

阅读(16534)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管风琴治病记

时间:2010-11-23 04:18 PM 分类:演出现场 作者:

      深圳音乐厅的管风琴生病啦!奥地利里格尔管风琴制造商工作人员在对音乐厅管风琴做维保零件升级时,发现深圳音乐厅的管风琴生病了。出问题的居然是管风琴的心脏——鼓风机。管风琴是由“风”通过“管”来发声的,而鼓风机则是“风”的来源。如果说“风”是管风琴的“血”,那么鼓风机则是管风琴的“心脏”。由于该型号鼓风机设计生产方面的缺陷,该鼓风机无法产生足够的风力提供给管风琴。尽管目前音乐厅管风琴有两台鼓风机在同时运行,为确保音乐厅管风琴能以最佳状态运行,里格尔管风琴公司紧急从鼓风机生产商意大利一间公司购买并运送一台新的鼓风机,远程实行心脏移植手术。

      鼓风机净重175千克,需四至五名壮汉方能搬动。手术过程需先将旧鼓风机从管风琴最底层搬出,将新的鼓风机放入原处,并安装好控制气压的压槽,再将鼓风机与其他设备连接,便大功告成啦!自从新的鼓风机运行以来,音乐厅管风琴供“血”充足,声音比以前更加雄伟嘹亮。借此,感谢奥地利里格尔公司及其工作人员Thomas为维护深圳音乐厅的管风琴所做的努力,同时也感谢音乐厅乐器管理部同事一直以来对管风琴孜孜不倦的保养与维护。


 

阅读(720577) ┆ 评论(3)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看把你们乐的――小记罗梅罗家族古典吉他音乐会

时间:2010-11-10 05:22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

    西班牙古典吉他音乐及演奏家谱系里,罗梅罗家族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忽视的一页。创建了罗梅罗重奏团的老罗梅罗,已然于1996年去世了。安赫尔则转执指挥棒去了。现在的罗梅罗四重奏,是佩佩和塞林领着第三代的利托和塞林诺。
    佩佩应该是国内听众最为熟悉的罗梅罗家族成员了,除了古典吉他音乐,他还喜欢玩弗拉门戈,Mercury录制的那张Flamenco!,大概许多人都听过了吧。弗拉门戈艺术据说和斗牛并称西班牙国粹,西班牙吉他音乐中自然不少弗拉门戈因素,比如舞曲,大量的扫弦,飞速的音阶炫技。10月30日深圳音乐厅的音乐会上,他们便是以热烈的弗拉门戈吉他元素不断掀起现场的欢呼和尖叫。
    严格说来,佩佩毕竟是古典吉他演奏家,不当做纯粹的弗拉门戈吉他来听,也就可以抛开所谓他的弗拉门戈味道不纯的争论。那么,他们的音乐给人的感觉首先是,浓烈的西班牙味道,热烈,奔放。当然,不可避免的会牺牲一些精细,包括难免产生技术上的瑕疵:比如指甲的杂音。
    音乐会的现场,我坐在最前面的A区,非常近距离地听并看。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赞叹:他们的琴真好!通透,穿透力很强,共鸣的震荡很舒服,结实,不混浊。这种声音,唱片里永远听不到的。我认为,对古典吉他音乐的认识,如果只是停留在唱片层面,那么就怎么也谈不上了解古典吉他。对于古典吉他,再好的录音,也是平面的,只有现场,才能见识到它的空间感和立体感,音箱代替不了古典吉他的共鸣箱。
    其次是潇洒!有弗拉门戈基础的技术,其速度的控制能力往往要比一般的演奏家好。
    整场音乐会,让人体会原汁原味的西班牙音乐。我想他们的初衷也是如此,所以选曲上全是西班牙曲目。虽然因为没能听到其他作品,有些遗憾,但是我已经非常满足了。66岁的佩佩,以及更加年长的塞林,他们的现场音乐会是听一场少一场(当然这句话是废话),也许这恐怕是我能看到的唯一一场佩佩的现场音乐会了。
    p.s.其实昨晚罗梅罗家族的炫技远没到high的程度,绝对游刃有余,有所保留。佩佩很乐,不过眼镜后面的目光显得有点狡黠,我不负责任地猜,也许他在说,这么小小地发挥一下,就已经让你们high成这样,再来一下,怕你们承受不起……

文/橙子

阅读(3445) ┆ 评论(0) 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750 条记录 73/75 页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页 上5页   71   72  73  74   75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