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德国大男孩的金属游戏——德国铜管乐团音乐会之璀璨辉煌与幽默风趣

时间:2011-5-17 10:22 A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辜晓进

      数日前,我在自己的“古典音乐深圳会”微群里发言:“14日(周六)的德国铜管乐队音乐会值得期待。我是死活要去听的,在深圳音乐厅,而且票价不贵。”昨晚,该音乐会如期举行,相信所有到场的听众都经历了一次欢快的享受。

      不信你看,现场听众HIGH的程度,是今年以来深圳古典音乐会之仅见。

      我一直认为,德国人玩铜管有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一是乐器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铜管家族不少乐器,虽发源地不在德国,但一经有良好音乐素养的德国工匠仔细琢磨、悉心打造,便精致准确,秀外而慧中,不仅音色优美、外观亮丽,且操作灵便,万无一失。例如圆号(也称法国号),其要求的精确程度不亚于一辆汽车。活塞、弹簧、螺丝、管径、长短等稍有丝毫出入,就会对音准、音量、音色产生影响,还可能造成致命的卡壳。该乐器虽在法国已有悠久历史,但目前世界顶级圆号品牌却产自德国亚历山大家族,就像钢琴、手风琴中的Steinway、Honner一样。

      二是技术好。铜管乐器在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发达国家早已普及(包括英、法、意),德国很多中小学生都会在某个阶段学习某件铜管乐器,加上德国人身材魁梧肺活量大的自然优势,德国向来是铜管乐器强手辈出的国度。

      这第二个条件,在昨晚的演出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10位吹奏乐手,从小号到大号,掌控着几十种规格的乐器,而每个声部都显现出高超水准。这些乐器产生出交响乐般的和谐音响,却又不失铜管璀璨辉煌、嘹亮雄壮的独特魅力。深圳听众终于领略了什么是“德国铜管之声”。

      德国铜管乐团成立于1974年,由10位成员外加一位打击乐手组成,成员都是著名乐团的声部首席或音乐院校的知名教授。乐团以声音清澈透明、无差错著称。节目单上的英文介绍称(这段无翻译):该乐团“由10位著名独奏家所产生的独一无二的、精确无误的音响而营造出声音的奇迹”。而据昨晚那位极具语言天赋和幽默感的小号手赫克曼(Werner Heckmann)介绍,该乐团的创始人正是当晚参加演奏的首席长号手克莱斯波(Enrique Crespo)。推算下来,他怎么也年过六旬了。

      昨晚的曲目属于经典中的通俗。上半场分别是亨德尔的《皇家焰火音乐序曲》,巴赫的《D大调第三组曲“空气”》(这个翻译我有点不太认同。这是该组曲的第二乐章,Air在这里是氛围、情绪的意思,类似mood。所以人们常用“……的咏叹调”代之)和《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莫扎特的《魔笛》序曲,约翰·施特劳斯的《闲聊波尔卡》,威尔第歌剧《阿依达》中的《凯旋进行曲》(节目单翻译成《凯旋三月》,显然弄错了。March在这里不是“三月”而是“行进”的意思)。瞧,最著名的古典作曲大师几乎到齐了。

      上述曲目中,《D大调第三组曲》第二乐章对铜管是个考验。小号和圆号轮番吹奏柔软而延绵不绝的长音,气息稳定,音色优雅,于平缓中暗含起伏与变化。此曲有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室内乐甚至单个管乐器等多种演奏版本,这次听铜管合奏版,可谓别有一番滋味在耳边。《月光奏鸣曲》也有类似的气质,小号和短号在中低音管乐的分解和弦伴奏下,缓缓歌唱,娓娓抒情,与钢琴版本有异曲同工之妙。而《阿依达》中的《凯旋进行曲》,铜管的本色终于得到大肆张扬,当大多数乐器齐奏那段耳熟能详的旋律时,其雄壮激越的情绪瞬间感染了全场听众。

      下半场加入流行因素,并增加了架子鼓等打击乐器,曲目也有较大调整。分别是格兰·米勒的《美国巡逻队》《月光小乐曲》《喜悦心情》,长号手克莱斯波改编的《斗牛舞》《充们爱的意大利》,罗德里格斯的《假面舞会》《迪克斯故事》,路易斯·普瑞玛的《唱,唱,唱》,以及新增的《巴西风情》《Guadalajara》《Tromboneses》以及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减去了节目单上的《雀鸟》《直到新奥尔良》《我来了,维吉尼亚》《波尔街天堂》等。

      下半场的演出别开生面,活泼幽默,高潮迭起。开场,乐手们手持或肩扛乐器鱼贯行进入场,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只超级低音大号,长长的墨绿色金属管呈“8”字形缠绕,顶端高高昂起的是钢盔般巨大的喇叭口。所谓《充们爱意的意大利》,其实是《重归苏莲托》《我的太阳》等意大利名曲的串烧,演奏家们正是从这首乐曲开始,噱头不断,花样百出。

      在这首乐曲中,他们让4个小号手分别将喇叭对着大号和长号的喇叭口吹奏,产生声音来自远处并有回响的效果。当吹到《我的太阳》末尾的高音区时,小号手赫克曼拿出一把短号走到舞台中央,将喇叭伸进一个装满水的塑料盆里吹奏,发出的声音尖锐且大幅颤动,既独特且幽默。最后一个长音,乐队已经停止,他仍在吹奏,气息之长令人惊叹,台下听众不由掌声雷动。此时长号手克莱斯波走过来侧耳倾听,并挥手让听众停止鼓掌,因为赫克曼仍在吹奏,只是声音渐渐微弱。声音消失,赫克曼夸张地做晕倒状,听众哄堂大笑。

      最离奇也最出人意料的环节发生在返场曲目《Tromboneses》(“长号”的复数名词)上。赫克曼宣布此曲将全部由长号演奏,便与他乐手统统退出,台上只剩三位长号手,分别吹奏标准和超大规格的长号。本以为这就是一首长号三重奏,谁知,演奏期间,不断有其他乐手陆续上台。他们各手持长号,而且一个比一个小,声音也一个比一个尖锐。有三位乐手背着两手上台,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取出微型长号(比小号还小)。最后一位乐手也背着手出场,但他摊开两手却空无一物。然后他做着鬼脸从上衣内侧掏出一把不到一掌长的超微型长号,居然也能移动拉杆吹出旋律,神奇之极!满场轰动。

      赫克曼也表现精彩。他不仅有时客串圆号或将号放在水里吹奏,还兼主持人。他能说不少中文,更用德语和意大利语绕口令似的介绍相关曲目,特别是将中文与英文、德文、意大利文等串在一起说时,常把听众绕进九里雾中,他自己还一脸无辜的样子。在《唱,唱,唱》中,打击乐手瓦赫特(Herbert Wachter)来了一段长时间的炫技表演,也给听众带来了惊喜。

      昨天这场音乐会,实际上也是一场难得一见的铜管乐器展示会。金色、银色、绿色等一尘不染的铜管乐器,在舞台上晶莹闪亮,熠熠生辉。除了前面提到的钢盔似的超级低音大号和10个人用10种规格的长号演奏同一支乐曲,小号的种类也令人眼花缭乱。舞台上,每个小号手脚边都摆了若干支大小各异的小号或短号备用,我数了一下,连同乐手手中的小号,共有18支。

      中场休息时,我曾问首席小号霍夫斯(Matthias Hoefs)教授,这些小号的规格和最小小号的名称。他说:“你看,这里有多少小号就有多少种规格。最小的这把是G小号,旁边这把和它看上去差不多,其实比它还要小一个规格,是小号中的最高音。”

      毕竟是现场演奏,有的乐曲难度很高,昨晚也出现两三次难以察觉的微弱破音,但瑕不掩瑜。这一晚,德国铜管之声响彻深圳音乐厅。伴随她的,是听众热烈的掌声和欢快的笑声。

 

阅读(21052) ┆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评 论
匿名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