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乐评:唱艺术歌曲的歌剧传奇

时间:2017-11-22 02:03 PM  分类:大家评乐 作者:汪贝贝

        被誉为“21世纪的帕瓦罗蒂”的乔纳斯·考夫曼是我十分喜爱的抒情戏剧男高音,一直盼望可以听到他的现场演唱。自从2016年10月3号考夫曼发表声明:“因为过劳挫伤,声带受损,已取消所有演出,无限期休息,直到声带全部康复才可能复出,以避免不可逆转的声带损伤”的消息后,听现场的愿望则更加强烈。然而在2017年11月11日深圳音乐厅,笔者有幸首次听到他的现场演出,这让笔者十分兴奋。这场独唱音乐会是2017年考夫曼首次来华的演出,可见深圳音乐厅十周年演出季的重磅程度。

        因来到音乐厅时演出即将开始,于是匆匆的拿了节目单,还未来及看便冲向了听众席,坐下后细细看来:节目单封面除了有英俊迷人的考夫曼半身照外,还有如大家所期望和评价的一样——“歌剧传奇”四个大体字,当然他本人是绝对称的上这个称呼的,因为从2006-2007年音乐季饰唱《卡门》中的唐·何塞起,便被众多乐评家和听众喜爱,他既是抒情男高音,又是戏剧男高音,精通德、意、法歌剧作品,剧目广泛、多才多艺。然而打开节目单看到音乐会曲目时,跟我预想的却有些偏差:曲目全部是艺术歌曲!

        于是疑问来了,一个唱歌剧出身的男高音,为何一整场独唱音乐会中居然没有一首歌剧选段,却是清一色的艺术歌曲呢?带着这个疑惑和好奇心,音乐会开始了。

 

 

        听完整场音乐会,我认为考夫曼已不仅仅是演唱家,更是一位具有“戏剧性思维”的演唱家,他运用了戏剧的方法为音乐会做了曲目安排。

        首先,从曲目选择的方面来看,其中三分之一的曲目是不常听的曲目,还有三分之一的曲目笔者还未听过。为什么要选择这些相对“生僻”的艺术歌曲,而不是选取考夫曼在行的、大家耳熟能详的歌剧选段呢?考夫曼不怕中国观众因语言、文化等差异而不喜欢,很难产生音乐上的共鸣吗?

        笔者发现,曲目是从五位音乐家的艺术歌曲中选取的。上半场为弗朗茨·舒伯特、罗伯特·舒曼和亨利·迪帕克,这三位都是浪漫主义时期的善于艺术歌曲创作的作曲家。从作品风格来看,选取的舒伯特的4首艺术歌曲,轻松活泼,歌曲结构相对规整简单,音乐情感相对单一简单,很像一位“少年”,喜怒显露于色;而舒曼的《十二首诗》中选取的5首,歌曲风格多样,结构不再规整,开始有些变化,音乐情感相对内敛丰富,加上舒曼音乐中特有的“思考性”,更像是一位正经历人生波折坎坷的“中年男子”,多了对世故和人生的思考;迪帕克的4首艺术歌曲则更加注重艺术歌曲中诗歌所要表达的意境,音乐更加的细腻入微,歌曲结构模糊,音乐旋律带给观众一种空灵、安逸、祥和、宁静的感觉,宛如一位“老者”,回顾着充满欢乐、悲伤、激情的往日,然后释然的一生。上半场结束后,笔者并没有感觉自己是在欣赏一场艺术歌曲,每首歌曲之间没有“跳脱感”,每个阶段(每位作曲家)的风格又十分突出和鲜明,这更像是一部描绘“人的一生”的音乐戏剧,一幅人从少年走到中年、再到晚年的音乐画卷。

        中场休息时,笔者十分兴奋,一方面是笔者不用担心因为“近视眼”而不能理解歌曲的感情和意境,因为笔者体会到了考夫曼想要传递给我们的音乐想法和情感;另一方面笔者十分期待下半场,它会带来些什么新的感受。

        下半场的曲目是弗朗茨·李斯特和理查德·斯特劳斯的作品,这两位作曲家的艺术歌曲当然没有上半场的“有名(更多音乐会出现的都是他们的钢琴作品)”,但考夫曼对作品的诠释,使得这些“生僻”的歌曲承托起下半场的重量,这便是人与音乐永恒的主题——“爱”。李斯特的裴德拉克三首十四行诗,音乐在华丽流畅的旋律中隐含着激烈的、纠结的、忧伤的感情,让听众体会到爱的欢乐与痛苦交织矛盾的心理;而施特劳斯的7首艺术歌曲则不是“内心活动”,他回归到了现实,像是在描述自己与心爱的人约会、争吵、交谈等日常,这是真实的“恋爱”。两位作曲家的作品,一位反映内心,一位反映真实,全面的为听众阐释了音乐里爱情的模样。

        其次,考夫曼除了对作曲家、曲目风格、歌曲阐述的内容进行了精心的挑选外,还十分注重“戏剧节奏感”,简单的说,就是曲与曲之间快慢、风格的安排。如舒曼《十二首诗》节选的5首艺术歌曲,第一首(I号)是相对悲伤的、激烈的;第二首(IV号)音乐节奏放慢,音乐变得欢快、跳跃;第三首(VII号)音乐变得诙谐、欢快,节奏为快板;第四首(IX号)突然转为很慢的、悠长的旋律,音乐情感变得丰富;第五首(X)紧接着第四首的情感,将音乐的情绪加浓,逐渐推上高潮。舒曼的5首歌曲,有对比、有冲突、有高潮,在考夫曼的安排下有了“戏剧节奏”,有张有弛,从而使整场音乐会具有了戏剧感。还比如李斯特的《佩特拉克的三首十四行诗》,将前两首调换了位置,先唱II号,再唱I号,这种安排考夫曼一定是有他的考虑,有他的“戏剧思维”,当然带给我们的也是一种带有戏剧特点的音乐体验。

        最后,正是因为考夫曼选择这些不为大家熟知的艺术歌曲,听众才会摒弃以往的音乐经验,从而更加集中注意力去欣赏考夫曼的声音、德伊奇的琴声以及音乐想要传达的情感。考夫曼拥有羡慕嫉妒的丰厚音域,有辉煌的高音,也有有厚度的低音,比如在演唱迪帕克的《菲迪莱》时,音乐的线条跨度很大,并有几个八拍的持续高音,考夫曼用他的声音和音色控制,营造了一种空灵感,宛如天堂的声音,让笔者脑中浮现出一幅安静的、慈祥的老人在沉思的画面。

        当然整场音乐会并不是考夫曼一个人的独角戏,还有古典音乐节赫赫有名的钢琴指导——赫尔穆特·德伊奇琴声的陪伴和指引。德伊奇动人的琴声不仅展现了五个作曲家在艺术歌曲创作中,钢琴织体的不同运用方式,以及在整个浪漫主义时期的传承和演变。同时,钢琴在这场“戏”中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他时而像“少年的玩伴”,欢乐活跃;时而像“人生逆境的导师”,深沉内敛;时而像“倾述的对象”,安静的陪伴;时而像“恋人”,纠结悲伤、缠绵甜蜜。

        他俩的合作,就像演了一场好的“对手戏”,给听众带来了一场听觉上的享受!

 

 

        没错,考夫曼是位全面的演唱家,这场音乐会充分的展现了他那让人羡慕的声线、音色和音域,丰富的语言能力,极广的曲目单,俊美的长相,一流的舞台功架,这些都与他的天赋和努力分不开,但这些只能停留在“表演”的层面,若以为考夫曼的优点只停留在这些方面上,就低估他了;这场音乐会还让我们看到一位具有逻辑戏剧思维的男高音,这是十分可贵的,笔者认为这与他常年演出演唱歌剧(戏剧中的一个门类)是分不开的,在笔者心中他已上升为一名艺术家!

        (王磊/摄影)

 

该篇乐评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深圳音乐厅观点。

 

乐评征稿活动

征稿要求:深圳音乐厅向广大市民征集有关古典乐的评论文章,欢迎广大市民来稿。文章主体可以是演出曲目,作曲者或者演奏者。

参与指南:请将乐评文章发至 bypwt@shenzhenconcerthall.com征稿邮箱,文本直接贴在邮件正文,不要以附件形式发送,在邮件内写清楚真实姓名、联系电话及邮箱地址,资料不全者将自动失去参与资格。 

 特别声明:

1、市民投稿请务必确保稿件属于原创作品,如因涉及著作权纠纷,将由投稿者承担相关法律责任。

2、投稿行为视为将作品的发表权授权深圳音乐厅,并且许可深圳音乐厅使用其作品。即深圳音乐厅有权将其作品多次登载于深圳音乐厅的网络平台及纸质媒介,包括但不限于官方网站(网址:【www.szyyt.com】)、官方微信(微信号:【boyanpiao、szyinyuet】)、官方微博(微博号:【http://weibo.com/szyyt】)、音乐厅期刊杂志。

3、如投稿稿件得到采用的,深圳音乐厅将通过邮件或电话通知作者,‍作者可获得深圳音乐厅随机送出自办商业演出门票两张。

阅读(423) ┆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评 论
匿名评论 匿名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