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萨:人总是要不断地靠近自我去寻求解放 | 独家专访(一)

时间:2018-8-17 09:50 AM  分类:演出信息 作者:

 

  采访陈萨是她深圳开独奏会的前两周。深圳算是她的半个家乡,她当年跟随但昭义教授搬到深圳这个城市生活和学习,有两三年的时间都在深圳居住,并从深圳出国学习。而在留学期间,她回国都是回到深圳。可以说,陈萨与这座城市有许多微妙而温暖的联系。

 

  这次到深圳的演出,也是她下半年音乐会曲目调整后的第一次演出。距离她上一次弹奏德彪西全套还是2016年的24首前奏曲全集。2018年恰逢德彪西逝世百年纪念,在今年演奏德彪西,对于陈萨来说,这让“整个事情变得更有美感”。

 

  今年也是陈萨成立个人艺术工作室独立运营的第三年,每每被问到独立之后的感受,陈萨用得最多的一个形容词是“自由”——而这种自由的感觉,更有利于她的创作。陈萨认为,作为从事艺术的人,没有边界的这样一种感受是非常必要的,“这是一个必需品,少了这个以后,我觉得真的是一种比较畸形的状态。对于搞创作的人来讲,从艺术演绎上,人总是要不断地靠近自我去寻求解放。”

 

  对于陈萨的音乐,大家可能注意到她弹出的作品有些与众不同——我们经常能够从乐评人的词句中读到她对于音乐的解读, “她呈现出了一种本色自然的美感”“、 “她在完全属于萨式的音乐语言中,沁透想象,又蕴含独特的洞察与哲思。”

 

  关于陈萨追求的自由、随性和自然,其实可以从她的随拍的照片中感受一二。手机随拍是陈萨多年养成的习惯,她不喜欢写实,而是会拍一些让她有感触的瞬间。在她挑的几张最靠前的随拍中,都与自然有关,陈萨觉得这也许能折射出她感知事物的一种方式。

 

 

  比如这一张绿草地的照片,其实是她趴在草地上拍的一个视角,“草离我很近,周围的环境就是被虚化的,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有一种跟现实的一种梦幻感。”

 

 

  而这张蓝色照片,是从窗户看出去的大海,蔚蓝的大海有一种无限的感觉。陈萨说其实这是一张是用iPhone拍的动图,看到有一些人、车和烟火,然后有一个角落反射的是陈萨房间里的一个椅子,这是不同的错落空间感同时存在的一种对话。

 

 

  最让人感兴趣的,是一张是静态的、在一个热带雨林里面的一个角落。“这样的植物其实是很多,这只是一朵白色的小蘑菇。但这个照下来,我觉得尤其的美,让我感觉到那种静谧,你看到所有的生灵在不受干扰的时候,可以这么静谧地呆在一个地方,受到保护,也不会被干扰,这只白色的蘑菇在周围深色的衬托底下,它显得非常非常的单纯。它周围还有一些深紫红的泥,我觉得那个也是很有趣的一个色彩融合。”

 

  这张照片给我们透露出的信息是:陈萨最近去热带雨林徒步冒险了。除了让我们看到她感知事物的方式,也让人感到了她最近生活状态的变化。

 

  徒步是陈萨近年来愿意去做的挑战之一,这能让她感到受到规律生活中得不到的感受。除了徒步之外,她着迷于空中飞翔的感觉,喜欢类似高山滑雪、蹦极或者跳伞这样的运动。但她并非觉得越极端的东西越好,所以也不是所有的极限运动都喜欢的。“能够勾起我想象的一些东西,我才会有那个兴致去尝试”。

 

  钢琴家都特别注意对手的保护,从事这些极限运动会不会有问题呢?陈萨觉得这是在长大之后,各个方面都更加随心所欲的一种状态。“虽然知道应该仍然小心保护自己的手,当然也要保护生命。但我现在更放得开了一些,觉得该去经历的就应该多去感受和体验,而不是永远活在一些约定俗成里。

 

  如她所说,人总是要不断地靠近自我去寻求解放,不仅是艺术的,也是生活的。更加开放的陈萨的音乐是什么样的呢?很快我们就能听到。

 

Q&A

Q=深圳音乐厅

A=陈萨

 

Q: 这次来深圳的演出,有准备什么特别的曲目吗?

 

A:总的来讲今年我的主打曲目是德彪西,尤其是他的这一套练习曲,这是一个很重的一个重头戏,我在不同城市可能会根据阶段性的不同,然后来搭配不同的曲目。 到了下半年的时候,我都会以全套的德彪西曲目来做我的巡演,是这样的一个策划安排。

 

Q:所以在深圳是今年第一次用这个全套曲目吗?

A:对,是的

 

Q:作为音乐家觉得深圳这座城市的音乐氛围怎么样?

A:从我当年第一次落地到深圳机场,开始学习生活,再到现在,深圳一直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勃勃生机的地方,它的整个气场是往上升的,特别让我感到兴奋的是这个城市的音乐发展。

 

Q:2018年特别巧是德彪西去世百年,世界各地都在搞各种纪念活动,在今年演奏德彪西对您而言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A:这当然是让这整个事情变得更有美感,因为它有一个美妙的和谐在里面,但是事实上我是从去年甚至说是前年开始就在演奏德彪西的一套作品,可能你了解到我是在巡演了他的前奏曲作品以后专门在德国录制了他的专辑,由我们工作室自己出版发行的一张专辑,是我们的第一个宝贝。这是在去年就推出来,也是受到大家的很多的喜爱,正好就赶上了今年,我觉得就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再把他的另外一部非常重型的作品也带给大家。

 

Q:今年是您成立个人艺术工作室独立运营的第三年,之前您说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不要跟任何人商量,也不在乎能够卖出多少碟,能不能赚钱。到现在为止工作室的运营情况怎么样?

 

答:运营得很好。当然这句话的确是说过,它可能大家最容易记住的一种最接地气的一种说法,但是我觉得我特别有幸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基础,包括我觉得这个运营的方式,整个工作的体系和方式特别适合我,它特别单纯——我指的单纯就是它不复杂,少去了很多不必要有的东西,能够让我特别专心和简单,也能轻松、执著地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工作室到目前为止运营的情况非常好,我觉得是越来越好,这个是让人开心的。

 

Q:所以这种自由的感觉是更有利于您创作的。包括您之前谈讲您弹奏的时候会有一种自然的感觉,这种自由和随性对于你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事吗?

 

A:我觉得是这样的。作为从事艺术的人来讲,这个自由度和自由感不受拘束,没有边界的这样的一种感受是非常必要的,这是一个必需品,少了这个以后,我觉得真的是一种比较畸形的状态。对于搞创作的人来讲,从艺术演绎上,人总是要不断地靠近自我去寻求解放的。

 

Q:我在准备资料的时候发现您有一个普通人的弱点,您说自己有拖延症,经常走向钢琴的时候会有一种类似拖延症的心态。

 

A:对,这是个小小的性格弱点,我觉得现在也仍然时常会有。当然不是每天,尤其是我在不太想去做一件什么事情的时候。当然我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包括不光是练琴,比如说我需要去打一个电话,需要去完成一件什么事情,是有这样的情况,我是承认的。

 

Q:需要强迫自己去克服吗?

 

A:要的,但是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招,就是去做而已,就是到最后“墨迹”一下。

 

Q:很多对您的采访中都用了“陈萨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这样的描述。您觉得这种敏感对您的生活和创作中好的和不好的地方都有哪些?

 

A:好的就不用说了,就是你感受到的一切的东西都是收获,都是非常美妙的。我觉得不光是生活里的所有的东西,不光是开心、不开心的东西,你体会的层次也是更多,所以这个是会给艺术创作一个很丰富的一个土壤。当然在生活里我觉得可能有的时候会需要注意的:是不是周围的人会觉得你过于敏感了,可能有的时候别人没有那个意思,会被你感觉到。如果周围的人不太适应的话,就会觉得有点累,或者说有点跟不上你的节奏。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需要和周围的人有一个默契和沟通。

 

Q:您说会愿意挑战一些自己的极限,除了野外徒步您都还做些什么?

 

A:这一次我觉得因为时间有限,所以后来没有完成自己列出来的单子上面的东西,因为本来是去深潜的,就是去潜水,我觉得可能有朝一日会让自己去试一下跳伞。


 

Q:您说过极限之后的感受可能是在有规律的生活中得不到的,最近一次去热带雨林徒步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A:我觉得就是专门让自己去放个小假,为什么人是需要大自然的,就是因为你需要忘掉自己,忘掉所有每一天在想的好像是与自己相关的事情,我觉得偶尔忘掉自己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事情。

阅读(4273) ┆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评 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一路2016号  邮编:518036  深圳音乐厅法律顾问:广东信桥律师事务所
2007◎深圳音乐厅版权所有 ICP备案序号:粤ICP备05008197号

[你是第     个访问者]